我心破碎,我心愤怒

学生们从玛乔丽·斯通曼·道格拉斯高中枪击案现场撤离,2018年2月14日,弗罗里达州帕克兰市,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一个人——不是什么政策或者政治——犯下这暴行。

我心为那些佛罗里达州帕克兰市被尼古拉斯·克鲁兹谋杀罹难者的家庭而破碎。内在的品行在谋杀行为中被展现。

一个人——不是什么政策或者政治——犯下这暴行。

在痛苦、悲伤和愤怒中,我们为这样的事件怒不可遏,随便抓起什么东西就可以指责。我们做出的是应激反应。每次类似的致命事件后,我们例行常规一般来一次控枪问题的讨论,哪怕事实就是无论何种程度的控枪措施都无法阻止人下决心用这种方式来谋害无辜平民,但这么做能让我们感觉好些。一次又一次,我们的应激反应并没有带来真正的解决方案。这让我生气。

我们所有人必须明白的教训是:(校园枪击)问题存在的层面从来不是我们最终(在恐惧中)所看到的。塑造人的是家庭,而我们中的那群闻人显然却对此视若无睹。我们无视社会正崩溃、家庭被瓦解的现实,没有父亲养育、让社会文化来培养、教育我们的孩子才是让孩子对邪恶影响无能为力的根源所在。

公众舆论做出讨论的样子,关注什么控枪、安保措施、更好的准备等等,什么时候我们才能真正讨论罪恶的本性,政府的介入是否能控制这点呢。这巨大的道德、属灵问题在愚昧中被政治的喷水枪取代。今天你所能看到那些政治讨论的反作用实际就如同“反作用”产生的原因——气。闻着臭,消散在空中,什么人都帮不了。

我的悲伤与现在的每个人一样,但我对真正问题根源和解决办法被掩盖的愤怒已经超出了我的悲伤。

我,一个人,要来追寻这一代人,以及将即将成为父亲的这一代人,因为真正的影响和解决方案存在于此。我会专心帮助他们,让他们获得属灵上的虔诚,对自己的创造者负责,而且,因着这么做,培育对母亲和孩子的认同与关心,让这两者在身体和情感层面上少一些脆弱,多一点安心感。

我是相信家庭在人的成长、自我认定的形成,最终拥有强大能量以行善行恶这过程中扮演最重要的角色。因为我们(当爸爸的)缺席,我们导致给人带来痛苦和灾难的那些危险年轻人群的兴起。但如果我们能够在场、拥有能带来永恒至善价值并将其活出来的属灵人生,而且我们能在这样的属灵人生中教导我们的儿子们,那我们就能培养下一代去为善而涉险。这样的人在今天需求太多而供应太少。这样的人能给他人带来生命而不是死亡,带来祝福而非痛苦。这样的人现在必须集合起来,相互协作并与我一起关注真正的解决办法而非简单做出应激反应。

我现在为那些罹难者的家庭祷告,也为我明天、本周以及在世的每一年的动力而祷告,以此努力创造不断成长的男人社群,让他们知道为善冒险的做法并不危险。好男人们,无论年轻年长,都是培养出来的,不是天生的。是我们该采取行动的时候了。

(翻译:尤里)

Kenny Luck是Every Man Ministries创始人,马鞍峰教会的男性事工牧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