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我不在呼吁佩奇·佩特森辞职的公开信上签名

这个星期,我希望大家都能学到的一课就是基督徒在说话之前必须三思,要记住,我们出口的每一个字都代表基督。这包括我们打算在诙谐、说笑话或讽刺时候发表的那些评论,和“你知道我不是这意思”一起表达的那些东西。如果你信基督,那你说的一切都是见证,要么是真实的见证,要么是反对他的见证。这是能从当前美南浸信会这些纷纷绕绕中所能汲取的教训。

Carmen LaBerge 

尽管我很明白教派中数以千计的女性呼吁佩奇·佩特森(Paige Patterson)辞职的呼声,但我并不会联署这封信。我不认识他,也并不面临须遵从马太18诫命的处境,而且我不相信一个人的辞职就能从根本上解决这件事。我们需要一个全国性、所有有信仰者参与的对话,以神之形象的肩负者并我们的相互关系为主题。尽管让一位杰出的牧师此时辞职会带来一种力量感,但这并不会改变充斥着对女性外表取笑、领导层女性人数少得尴尬以及对圣经意义上顺服之粗糙理解的文化。

了解如何参与到关乎领导层面的人们的社会对话需要以加拉太书3章和以弗所书5章为榜样,这两段经文讲述了有信仰家庭内部如何相互对待的问题。是的,我们需要在这个题目上进行布道,但我们也需要对话式的护教以及在得救的婚姻中以可靠的见证让公众们都看到。我们需要讲论我们如何相互谈论,以及如何谈论婚姻和性。我们需要应对批评和色情问题。我们需要应对权威和顺服问题,我们需要谈论我们所谈论的一切东西,而不仅仅是相互陪伴时所谈论的那些东西。

我支持贝丝·摩尔(Beth Moore)在她写给各弟兄的公开信里许多内容。我也很感恩,有好几次情况下我是和女人们而非男人们一同处理一些事情。我相信我们所深处的时刻是教会有机会在今天的以和解以及“我也是” #metoo等问题的对话中起带领作用,不过为做到这一点,我们必须先理顺内部关系。

需要说的是三点:

1.放肆虐待总是错的。各种形式的放肆总是与基督的见证、品德相违背。一切的放肆虐待,家庭的、配偶间的以及身体虐待,语言粗鄙,让别人物化或者剥夺他人作为同为拥有神之形象之人的尊严,是的,滥用潜在的权力,在神的家中完全不应该。教会领袖对神交托给他们关心的人负有义务,教会领袖有法律义务要向司法机构报告虐待问题。这里没有可讨论的余地。

2.圣经式的顺服与权威相关联,而这顺服和权威在今天的文化中并不吃香。神的权威高于一切生命,包括婚姻,这对我们很重要,由此我们才能在今天的文化对话中得以被拯救。但婚姻中符合圣经的权威与顺服被严重误读,因为他们在教会里罕有表现。我就直说了吧:圣经式的顺服并不是所有女人顺服于所有男人,也不是所有孩子顺服于所有成年人。圣经式的顺服从来不是强迫的顺服。今天,部分基督呼吁拯救婚姻,要做到这一点,我们必须重新让自己顺服于神的旨意与神所展现出来的意志。

这是关乎全国最大新教教派事工和见证的关键时刻,我们应该为这一刻祷告,愿此刻成为得救赎而非造成破裂的时刻。

尽管我不签署这公开信,我还是在寻求为对话做出自己的贡献。

每次教会肢体上了头条新闻,基督徒必须预备好开启这样的对话,让基督的心意在我们今天的这些问题上展露出来。所以,当你阅读文章的时候,要问问自己:“神对这些事情说了什么?我对能带入这样对话中的神和神的话语知之多少?带有拯救意义的见证机会在哪里?”

美南浸信会女成员致SWBS(西南浸信会神学院)受托人的公开信

SWBS受托人的声明

浸信会通讯社的报道

大西洋周刊的报道

华盛顿邮报的报道

关于回应配偶间虐待的四种误读

上述这些内容(还有我们牧师在主日的讲道)都引发我家的深刻讨论。吉姆和我刚刚庆祝结婚七周年。我在42岁时第一次成了“老”新娘,但我也知道自己是作为一个成熟的基督徒与另一个成熟的基督徒进入婚姻,我致力于与他一同进入得救赎的婚姻中。

婚姻不是世界所想象的样子。基督徒的婚姻在质量上没有什么不同,但在起源、本质和目的不一样。神的用意是,当前当下我们在世间的婚姻会指向耶稣与他的新娘,也就是教会在天国中永恒、不变的存在。对神终极的救赎计划不理解的话,你就不会明白神对婚姻的用意。真相与“婚姻是为了我的幸福和圆满”这个时代的偶像大相径庭。

按照神的设计,婚姻意味着男人和女人、丈夫与妻子的联合。即便圣公会采取行动把这段内容从礼拜中去掉,那也不会改变耶稣基督道成肉身为男人的永恒事实,圣经里把耶稣描绘为新郎而教会是女性的新娘。

创世记里关于助手的话语言犹在耳,圣经对呼召的顺服历久弥新。对此否认并不会让经文从神的话语中消失,否认也不会改变神的意志。那么,加拉太书3章和以弗所书5章的顺服应该如何理解呢?这就是对基督的相互顺服,也是要求基督徒的家庭处在在神全权掌控下。为了理解加拉太书3章和以弗所书5章的治家法则,我们必须首先成为“在基督里”的人。离开了基督,这都毫无意义。这是就为什么每次我们论及顺服时,那些反父权的女权主义世界观会有喧嚣反应的原因所在。

在这个主题上,诚然存在不连贯之处。基督徒需要每天就此主题与永恒重新连接起来,坦白、毫不羞耻地讲论成为女人也真正地意味着按着神的形象受造,在一切谦卑意义上都如此。我们需要开始让人看到我们得救赎的婚姻,以此让他们知道我们在说“圣经式顺服”的时候到底是在说什么。喜悦或彼此顺服在今天的世界中完全是天方夜谭,然而,确实我们中一部分人有幸得以活出的事实。如果我们能通过展示出自己婚姻得蒙救赎的经历来亲自见证这蒙救赎的婚姻,那对话会的面貌有何等改观?

加拉太书3章和以弗所书5章讲的是一切都要顺服基督。

生活中的一切都在神的领导之下。

一切都要被神国的原则所统辖。

你无法轻松把婚姻从神的全权中抽离出来,然后对神说:“不,这是我的——婚姻由我来定义,我决定进入,我决定离开,我来主宰。”这是当前美国的做法,不过我们都看到了,这其实没用。真正发挥作用的是神的设计,神的统治,神定的治家法则。

吉姆和我结婚时,感觉到神呼召我们为了他的孩子们——也为他,进入婚姻殿堂。这是我第一次结婚,我们现在已经结婚七年了,4个孩子里有6个已经成年,还有两个儿媳,两个女婿,我们有四个孙辈了,好大一家子。我们依然积极培养青少年。如果你算一算,就知道是别的女人把这些孩子生到这世界上。我们的家谱很复杂。继父继母很难当,会有很多挑战,但神做的很好!多少世纪以来,神一直把人们收养进他的家庭,把野枝子和异种枝子嫁接到他家的枝子上。

当一个配偶或为人父母者,走上性革命的道路离弃爱人孩子之后,蒙救赎的婚姻应该是什么样子呢?在人有了两次背叛经历,却有了追随神的心,感到受召要结婚了,这时蒙救赎的婚姻是什么样的呢?当孩子们体会到父亲是圣经虔诚的教师,不过教会却认为这人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离婚之罪时,蒙救赎的婚姻是什么样的呢?在21世纪的美国,蒙救赎的婚姻包含着破碎、认罪、和那些曾被认为是敌人之人共同为人父母的种种见证。

让我们说清楚,上帝讨厌离婚。这是毫无疑问的。但这并没有超越上帝的救赎能力。上帝会救赎。婚姻也如此,对我们来说,也可以是一种救赎的经历,这是上帝救赎的力量在人类最痛苦经历上的表现。

吉姆和我没有完美的婚姻,但那只是因为我们俩都是不完美的人。我们所拥有的是一种互相顺服的婚姻,我们在这段婚姻中,我们试图为基督作见证,并让一个极度困惑于权威和主之权柄的世界看一看上帝的善良和恩典。

所有这些都会被误解,并且在重复的时候可能会被误解吗?是的。(实际上,我可以看到一些人在阅读时翻白眼。)所以,我简单说一下把:我因着耶稣基督修复了与上帝的关系,这改变了一切。这改变了我对自己的理解,我的呼召,我的用处,我的作为,还有就是,我的婚姻。

我希望世界上每一个女人都能结婚。我嫁给了一个非常爱上帝的人,对他而言,我排在遥远的第二名,然而他依然会毫不犹豫地为我献出生命。他让我更好,在我的操练中鼓励我,也是我最大的粉丝。

如果你会想:“她没有签这封信是不是因为她的丈夫告诉她不要这么做?”不,并非如此。我没有签署这封信,因为我有更多的东西要说,这比我在信上的签名要多许多。我想要我的宗派,以及这一代教会中每个一种其他意见都能进行严肃的对话,以此带来变革。教堂里有一个救世主,一个头和一个新郎。让我们和他坐在一起,让他来救赎。

(翻译:尤里)

卡门·拉伯奇(Carmen LaBerge)是Reformation Press主席,广播节目《Connecting Faith with Carmen LaBerge》主持人。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