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失掉自己的救恩吗?

1973年9月9日,礼拜日早上,我请求耶稣基督原谅我的罪,成为我的救主、主。但当我结束祷告,什么事情都没发生。我没看见光。我也没觉得自己肩膀上的负担轻了。

当时我第一个念头是:“这就算完事了吗?”

我在知识层面上对神的疑问并未烟消云散。我依然探究创造和科学、世界各宗教、为何神让罪恶并苦难存在这类问题。好几个月的时间,我依然怀疑自己的拯救并信仰究竟真实与否。

只有我一个人这样吗?

著名的历史学家威尔·杜兰(Will Durant)曾给许多名人邮寄过关于人生意义的咨询表。在阅读了他们回信后,杜兰把种种回答结集成An Anthology of Doubt(疑惑选集)并出版。谁不曾想过这题目呢?

当我们怀疑自己的救赎、信仰或我们的神时,我们到底是在做什么呢?如果我们自己都有疑惑,又如何帮助别人呢?

知你所能知

要从神的应许开始:“我将这些话写给你们信奉神儿子之名的人,要叫你们知道自己有永生。”(约翰一书5章13节)。更直白的说法可以说:“我们可以真正并且充分确然地从理智并个人的角度知道,我们拥有永生。”这段话并不是说我们最终会慢慢变成那种确定的状态,而是我们此刻此地在当下就已确确实实拥有我们已经在耶稣里得到的生命。

但关键在这里:第一,我们必须“信奉神儿子之名”。

“信奉”不仅仅意味着智力上的赞同——这是圣经对个人信靠和献身的表述。我可以知道飞机会将我从达拉斯带往亚特兰大这个事实,但我必须在飞机做到这点之前进到飞机里头。没有哪个外科医生单单依据智力上所认知的东西动手术——我们必须顺服程序。

如果你已经这么做了,你此刻、现在可以宣称你“有永生”这一圣经意义上的事实。你已经不死了。耶稣应许过:“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约翰福音11章26节)。我们一举从时间进入永恒,从今生进入来世。

圣经没有在哪里写过成为神孩子的感受如何,因为我们的感受会受到我们晚饭所吃披萨饼、窗外天气的影响。没有什么境况或者遭遇能确保我们获得拯救。这需要以信心来相信,我今天所是的基督徒就是我30多年前所成为的那个基督徒。我依然没有见过神,或者在试管里拿我的拯救做过实验。如果我曾这么做了,那我可以质疑自己曾经所见、所想之事的真实与准确。你也可以。

圣经要么为真要么为假。要么神信守他的话,要么他做不到。他的应许是如果你“信奉神儿子之名”,那就在此刻就“有永生”。你不会失掉自己的拯救,因为你已经是神不死的孩子了。

这就是神之话语的事实。

那什么是“失掉恩典”?

那些相信人可能信靠基督然后又选择丢弃掉自己救赎的人很快引用希伯来书6章4-6节。这种阐释认为,这段文本说的是有人体验到了真正的归信,然后“离弃”(6节)了。他们通常会相信这样的人再需要一次拯救的经历。但也有人不这么认为。

有一些人相信,希伯来书的作者是在写一种假想的情况:如果真正的基督徒“离弃”了,那们对他们来说就“不可能”再去“从新懊悔”(4、6节)。事实上,他们也不可能从拯救中堕落。但如果他们真这样,那他们也就不会再被拯救了。要注意,如果经文是说基督徒真从信仰中堕落了,那就是在说,这个人不可能再被拯救了(阿米尼乌斯派Arminian教徒的信仰与此相反)。

其他人(也包括我)则相信,希伯来书的作者并不在谈论基督徒,而是在说那些思考过信仰、甚至参加过教会但却拒绝基督的人。如果这样的人坚持不信,那他就不会被拯救。如果有人宣称他曾信仰基督但不再信了,我相信这人从来就不是真正的基督徒。

圣经教导的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永远是神的孩子(参见约翰福音3章16节,哥林多后书5章17节),这对我而言再清楚不过了,不会让我对前面这段难解的经文有别的解读。但实际后果其实一样:我那些阿米尼乌斯派的朋友们相信的是那人已经从信仰里堕落了,我相信那人就从来不是一个信徒,而我们都想要他归向基督。

结论

要预料到会面对你得拯救的质疑。

你的信仰越坚定,你越会遭遇到攻击,这是仇敌故意要让你的信仰瘫痪、残废,并且阻碍你侍奉神。你的信仰越坚定,你对仇敌的威胁就越大。有些时候,并不是因为我们信仰软弱才发生怀疑,而是因为信仰强大。

如果你知道,你已经让基督成为自己的主,并且依然面对自己得拯救与否的疑问,要试试用我最喜欢那段圣经来祷告。在一位父亲请求耶稣治愈他被鬼附着的儿子时,耶稣说“在信的人,凡事都能。”(马可福音9章23节)。然后那位父亲说:“我信,但我信不足,求主帮助”(24节)你今天就可以这么祷告,耶稣会听见你并且帮助你。

要记住,你是神的孩子。我儿子永远是我儿子,无论他们感受如何或他们做什么,因为他们从出生就如此。

你已经重生了吗?

此文源自吉姆·丹尼逊(Jim Denison)博士的每日文化评论(www.denisonforum.org)。吉姆·丹尼逊,哲学博士、文化型护教学家。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