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与医疗:快节奏的当代医学环境中,还有时间留给同情怜悯吗?

医学领域的职业有意义、振奋人心、充实——毋庸讳言,节奏很快,有时也压力巨大。正因如此,志愿以护士或医生为职业的基督徒也许会问:快节奏的当代医学环境中,还有时间留给同情怜悯之心吗?

成为耶稣基督“手足”最棒的方式之一就是成为医务工作者。考虑到患者的属灵、身体和精神需要,医生、护士和其他医务工作者拥有独一无二的以整体方式关爱他人的机会。

然而,医疗领域的职业同样会带来许多预料不到的挑战,很多在入行之前就会浮现,从内心的痛苦和悲哀到疲惫与倦怠。

医疗行业重点压力证据昭彰,按照最近一份凯达必业(CareerBuilder)研究,相比其他职业的商业服务、零售部门,提供医疗服务的人比其他任何行业的雇员压力水平更高、抱怨投诉更多。总体而言,69%的医务工作者报告自己有压力,17%感到压力巨大。

论及这项研究发现,凯达必业医疗(CareerBuilder Healthcare)的总裁杰森·勒夫莱斯(Jason Lovelace)说,尽管压力是许多医疗类工作的特点所在,“长时间的高压力能对员工的健康产生重大影响,最终阻碍他们为患者提供有质量的服务。”

考虑从事医疗工作时,如下几点是要时刻牢记的。

作为伟大医生的耶稣

通览新约圣经,耶稣被描述为伟大的医生:“耶稣听见,就对他们说:‘康健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马可福音2章15-17节

正如耶稣行出许多神迹所展示那样,他不仅仅关心人的属灵的状况,也关心人的身体。马太福音8章2-3节讲述了这样一次治愈的过程:“有一个长大麻疯的来拜他,说:‘主若肯,必能叫我洁净了。’耶稣伸手摸他说:‘我肯,你洁净了吧!’他的大麻疯立刻就洁净了。”

于短暂的在世期间,耶稣同情怜悯“众人”(马可福音8章2节),他治愈疾病、开盲人的眼睛,让瘸腿的走路,让聋子听见。

当耶稣在安息日治愈一位妇人,他对批评者的回应是:“这女人……不当在安息日解开她的绑吗?”(路加福音13章16节)。圣经告诉我们,当有人失去了一个所爱之人时,耶稣与他们同感痛苦。当耶稣听到朋友拉撒路之死时,圣经直白地说:“耶稣哭了。”在登山宝训中,耶稣告诉门徒:“哀恸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安慰。”

因为耶稣道成肉身,受难并死在十字架上,他理解人类的痛苦和软弱:以赛亚书53章3节告诉我们“他被藐视,被人厌弃,多受痛苦,常经忧患。他被藐视,好像被人掩面不看的一样;我们也不尊重他。”

同样,在耶稣升天之前,他要求门徒们追随他的步伐,劝诫他们在向迷失之人宣扬神的国度同时也要治愈病人。“又差遣他们去宣传神国的道,医治病人。”(路加福音9章2节)

耶稣作为伟大医生的生平和传道事工,与我们今天的医疗工作有何关系呢?

基于耶稣榜样的同情关爱

耶稣传道事工的特质之一就是同情、关心社会中最脆弱的那些成员。他看每个人——从大麻疯患者到税吏——都为宝贵的灵魂,按照父神形象所造,拥有价值与尊严。

耶稣对社会最软弱成员的心意在马太福音25章40-45节中已明确概述。这段经文里有着这样的语句:“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些事你们既不做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不做在我身上了。”同样,箴言14章31节说:“欺压贫寒的,是辱没造他的主;怜悯穷乏的,乃是尊敬主。”

作为医务工作者,我们受召是治疗每个患者——无论年龄、种族、性别、性取向或社会阶级如何——要以耶稣向患者所展示那种尊敬和关爱同样去照顾他人。在今天快节奏的医疗环境中,要记住我们的角色是在行为和言语中向他人呈现基督的样式,这是至关重要的。

看到病人是按照神的形象所早,这让我们超越了工作的基本层面,拓展到以基督样式去同情、侍奉那些要我们照顾的人。

将信仰融合进职业

作为医疗领域工作的基督徒,重要的是有意识地将临床能力和属灵的投入结合起来。通过不断将信仰融合进医护照料之中,同情心就变成压力之下本能、自然的反应。因为我们得到伟大安慰者的安慰,我们也能在危难中安慰他人。哥林多后书1章4节说圣灵在“我们在一切患难中,他就安慰我们,叫我们能用神所赐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样患难的人。”

劳瑞尔·沙勒(Laurel Shaler)博士是Reclaiming Sanity: Hope and Healing for Trauma, Stress, and Overwhelming Life Events(暂译为“重归清醒:从人生大事的创伤、焦虑和重压下找到希望与治愈”)一书作者,她是这么说的:“尽管你不必成为基督徒才能展露出同情心,作为信徒,我的同情心有着不同的来源,这真是从我心中的圣灵而来。作为基督徒,我们能够信靠耶稣为我们的锚点、希望和平安,这让我们与众不同。在我的工作领域中,我查考圣经,将经文编排入不同的干预办法中。每个人都经历过一些创伤,都寻求可依靠的一个人,而那个人就是耶稣。”

她还说:“尽管我们想要确保自己按照职业伦理和基于证据治疗的指导行事,我们也必须记住,我们能将信仰与职业行为结合。我们的工作不是叫人改宗,而是作为基督徒,无论做什么,我们都要行出见证来。”

花时间休息

按照盖勒普调查2014年的说法,美国全职工作成年人中只有一半每周工作时间少于或等于40小时。调查发现平均工作时长是每周47小时,而差不多每5个全职工作的人中就有1个每周工作60小时以上。在医疗领域,长时间加班早就习以为常——休息有时非常难得。

医疗工作领域想要吸引有心底善良、有同情心的人。不幸的是,这些品质尽管很积极,但也会导致当事人易受“护理者倦怠”(nurse burnout)的影响。这术语是用来描述医务工作者因工作压力而常常能体会到在身体、心理和情绪上的枯竭之感。当我们感受到这种倦怠时,我们就不可能用最好状态能力来关爱我们的患者。

耶稣在世间时,他有时会避开拥挤喧嚣的人群,以更新自己的力量。马可福音6章31节说:“他就说:‘你们来,同我暗暗地到旷野地方去歇一歇。’这是因为来往的人多,他们连吃饭也没有工夫。”

耶稣——神的儿子——都明白在繁忙世界中休息一下的重要性。同样,我们受召是要效法他的榜样,要在个人与职业生涯中设立界线,并且要休息。

临床社工(LCSW)、卡罗尔·理查德(Carol Rickard)是Stretched Not Broken: A Caregiver's Toolbox for Reducing and Managing Stress(暂译为“筋疲不力尽:护理者减少并控制压力的工具箱”)一书的作者,为避免“护理者倦怠”,她建议要花时间照顾自己,无论是延长假期、有质量的独处时间,还是休息室里的两分钟小憩。

“想想一瓶苏打水吧,”她解释,“如果你晃动瓶子,那内部压力就变大了。我相信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我们身上。”

理查德推荐这办法也能用在密封苏打水瓶上的办法:“第一步:用冷静60秒的办法来阻止压力上升。第二步:用60秒做一些积极的事情,释放一下。”她说。

最终,疲倦的灵魂能在聆听神的话语、在祷告时向神诉说中找到安息和放松。“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这样,你们心里就必得享安息。因为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马太福音11章28-30节)。

工作,如同为神工作那样

使徒保罗提醒我们“无论做什么,都要从心里做,像是给主做的,不是给人做的”(歌罗西书3章23节)。作为基督徒医务工作者,我们应该拥有圣灵果子的标记——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加拉太书5章22节)。

在当代快节奏的医疗环境中,向患者展现出真诚的同情并不容易。事实上,靠我们作为人的力量是做不到的。为达成此目标,我们作为医疗的提供者,必须以祷告之心依靠神(帖撒罗尼迦前书4章17节)、同时努力做好工作(箴言14章23节),并且在一切交流互动中展现出基督式的爱(哥林多前书16章14节)。

(翻译:尤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