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教导6岁女儿性别易变性引发焦虑,家长将校方告上法庭

LGBT积极分子及其支持者在纽约市政厅台阶上游行支持变性人,2018年10月24日。(图片: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安大略省的一对夫妇向省人权法案提起诉讼,抗议学校体系在课堂上教导其女儿性别流动性后,女儿开始担忧自己可能不是女性。

2018年1月,德文郡(Devonshire)社区公立学校1年级班上,一个教师播放了Youtube上名为“He, She, and They?!?—Gender: Queer Kid Stuff #2"(暂译为‘他、她和他们?!?——性别:异性癖孩子2号’)的视频,该视频据加拿大专栏作家芭芭拉·凯(Barbara Kay)称是当天课程的一部分,这是她在在后千禧星期一(Post Millennial Monday)栏目中采访该女孩母亲帕梅拉·布丰(Pamela Buffone)时的说法。

“我觉得你得想办法走在前面,”帕梅拉·布丰在周二接受基督邮报采访时如此表示,当时她被问及会如何建议那些和她一样相信向幼儿教授性别理论危害严重的家长。

“要了解跨性别行动主义,要阅读学校的政策。要先问问他们,他们将如何教授性别流动性等概念,同时不要过多地暴露你自己的立场。你会从他们如何选择回答你的问题中了解到很多。”

视频中陈述的事实包括“有些人不是男孩或女孩”,有些人觉得自己不是“他”或“她”,因此可能没有性别。小女孩完全被搞糊涂了,她告诉妈妈,老师在整个学期都在教授这种性别理论,她会告诉全班同学,“世上没有女孩和男孩这回事”,“女孩不是真的,男孩不是真的。”

到了3月,她的父母“看到了这些教训对女儿产生的影响,因为她开始自发地反复问他们,为什么她作为一个女孩的身份是‘不真实的’。她问她是否可以因为自己是女孩而‘去看医生’。她说她不确定自己是否想当妈妈,”凯解释说。

她的父母开始担心女儿的心理健康,尤其是因为在这些材料被引入之前她从未对自己的身份表现出困惑的迹象。他们最终遇到了一位老师,这位老师决心继续向孩子们教授性别流动性;老师告诉他们,“社会发生了变化”,因此有必要开设这些课程,这是校董会的官方政策。据报道,这名教师还向布丰证实,变性的话题已经被提出来讨论。

当这对夫妇去找校长时,他们被告知,这些课程是为了适应班里一个对自我表达感为相对性别孩子。据报道,该校有一名“性别专家”供他们咨询。布丰夫妇最终把女儿从学校接走,让她进入了另一所学校,在那里,她的女儿很高兴没有一个老师在教导她“女孩不是真的”。

学校官员从来没有充分处理她的反对意见,这让她感到沮丧,她把这件事提交给人权法庭,辩称这些令人困惑的学校课程所带来的痛苦是对她人权的侵犯。

今年3月,布丰夫妇提出了申诉,收到了学校董事会的回复,然后写下了他们的回复。他们目前正在等待人权法庭的下一步行动。

尽管有人警告她,安大略人权法庭已被左翼激进分子接管,但帕梅拉•布丰告诉基督邮报,她决心对法庭客观审理她的案件保持信心。

她说:“在法律中,确立性别意识形态肯定会带来一些尚未得到充分考虑的影响。”

她补充说,她希望她目前采取的法律行动“让人们意识到,围绕这种正在进入我们学校、并被当作普遍真理来教导的行动主义,需要有一些界限。”

到目前为止,加拿大的法律和公共政策对性别认同的概念似乎没有任何界限。2016年,加拿大议会通过了备受争议的C-16法案,将性别表达和性别认同作为受保护的内容纳入《加拿大人权法案》及其刑法条款。

这位安大略的母亲在周一接受《新千年邮报》采访时表示:“我们的政府似乎给了教师全权处理如何教授(性别认同)这一概念的权利。”

她说:“如果这是如何教授人权的一个例子,我认为人权法院参与进来符合公众利益。教师提供的是一种公共服务,他们有责任关心所有的学生,正如人权法院有责任照顾安大略省的所有人一样。我认为这个案例很好地说明了为什么我们在处理人权问题时需要把意识形态放在一边。”

近年来,随着跨性别行动主义的迅速蔓延,向不同性别过渡的可能性已经浮出水面,被骚扰到的孩子们在学校中正在经历这些事情。

2017年,加利福尼亚州罗克林市的一所特许学校阅读了《我是爵士》(I am Jazz)这本跨性别儿童读物,引发了争议。据报道,这所学校在课堂上为其中一名5岁儿童举办了性别转换仪式,令其他学生深受创伤。学校随后发表了一份声明质疑此事是否发生。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