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基督无与伦比的影响

罗马大竞技场外,教宗方济各举行的十字架之道(the Way of The Cross)仪式。照片:Franco Origlia/Getty Images) | Franco Origlia/Getty Images

25年之前,詹姆斯·肯尼迪(D. James Kennedy)与我合著的What if Jesus had Never Been Born?(暂译为“万一耶稣不曾降生?”)出版。这书相当畅销。

要传达的信息很简单:因着耶稣降生,看看我们全世界所拥有这些无与伦比的恩典吧。

举例来说,基督教教会创造了医院这一事物,并在全世界兴建医院。基督教赋灵感予世界最伟大的音乐与艺术,将教育从精英阶层推广到大众——甚至创造了大学这样的机构。

这只是基督教影响一部分例子,更丰富内容还有:在基督到来之前,人命在世间只是消耗品。甚至在今天,全世界那些基督福音、基督教未曾触及的地方,人命相当廉价。犹太人首先得到了神圣的启示,那就是人乃是按照神的形象所造,而异教则认为人的生命并没有多大价值——基督教弥合了犹太人和异教徒间这一鸿沟。与此同时,随着我们所身处的后基督教西方世界日益放弃犹太-基督教的遗产,人命又变得廉价起来。

在古代世界,拿孩子献祭是常见做法。古代罗马的时候,如果父亲不想要孩子,就把婴儿扔了由其自生自灭。许多基督徒拯救婴儿,以基督教信仰抚养他们,由此改变了潮流。最终通过他的教会,耶稣终结了杀婴的罗马世界。

基督教也帮助停止了决斗竞技——也就是奴隶被迫格斗致死以取悦观众的比赛。基督教废除了古代世界的奴隶制,然后又废除了当代世界的奴隶制。

基督教成功地废除了印度人烧死寡妇的做法。许多情况下,年轻的女孩被迫嫁给年老的男人。当丈夫去世,女孩就会在葬礼上被焚烧殉葬……直到传教士激烈阻止这样的做法。无论福音被真正传播到哪里,人之生命的价值就极大提升。

还有一个例子:基督教和圣经带来了当代科学的诞生,这起源于中世纪晚期。对一个创造了理性宇宙的理性之神的信仰,启迪了如此之多的科学家们参与到科学探索中,寻找造物主在他的造物上所留法则的各样类目。

最早的科学家们认为自己是“跟着神思考神的想法”(用约翰内斯·开普勒Johannes Kepler的话来说)。

英格兰皇家学会是第一个重要的科学家团体——这是运作至今所有科学协会中最古老一个——1660年时,学会在一家清教徒学院中诞生。我甚至在伦敦拍摄过皇家学会的专题片(专门谈这个主题)。

基本上,科学几乎所有重要分支的创立者都是相信圣经的基督徒。我们在书中记录了这一长串名字。这些人中有伊萨克·牛顿爵士——他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科学家之一——就是虔诚的信徒,他在圣经和神学方面的著作远多于科学领域。

还有一个例子:美国主要是由基督徒定居、由基督徒为宗教自由而建立的国家,最终惠及信仰其他宗教或不信教的人。

乔治·华盛顿是我们的国父,他说我们除非效法“我们受祝福国度的神圣创立者”,也就是说耶稣,否则我们就无法指望成为一个幸福的国度。

约翰·亚当斯说过:“没有哪个政府能强大到有能力战胜人类不受道德和宗教约束的激情……我们的宪法只是为了有道德、信宗教之人设立。对其他任何政府都完全不适用。”

美国的根基就在于我们的权利来自于造物主,我们的政府就建立在这基础上。正如肯尼迪总统曾在就职演说中所说那样:“人的权利并不从国家的慷慨之手而来,而来自于上帝之手。”

简而言之,我们都是伟大文明的继承人,主要归功于基督教和圣经。然而,就像以扫为一餐饭出卖了自己长子权那样,我们也为那眼前利益放弃了自己的遗产。

如果基督不曾降生?那就没有拯救、没有救世军,没有红十字会,没有基督教青年会了。许多语言也就不会变成文字,因为传教士没有这么做的动机了。许多世上的野蛮人永远不会开化。食人、活人献祭还有弃婴的做法会广为流布,正如基督教影响之前那样。

仿拟路易斯(C. S. Lewis)的说法,如果耶稣不曾来,那就是“慢慢寒冬,永无圣诞。”

本文作者杰利·纽康(Jerry Newcombe) 和甘雅各(James Kennedy)博士一起主持《Truth that Transforms》节目。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