挣扎于精神疾病患者的呼吁,教会何时回应?

在我们的文化中,精神健康问题既迫在眉睫,却又常常被忽略。举例而言,按照皮尤机构(Pew)的调查,70%的青少年表示自己焦虑和抑郁,这是该年龄段人群的一个“主要问题”。但精神健康并非高中中人的关注焦点。

所有年龄段的美国人里,每四个中的一个都有一定程度精神疾病。而按照生命之路机构(LifeWay)的调查,神职人员中的这个比例也不低,有23%的牧师承认自己遇到过精神健康问题。然而,同样的研究表明,60%的牧师并不赞同“在任何时候都应该使用药物来缓解急性的精神疾病。”

对许多教会而言,精神疾病背负着骂名。遭遇精神疾患的基督徒常常被劝告用祷告和读圣经的方式来战胜自己的精神疾病,而不被鼓励去服用药物或接受专业的诊疗咨询。然而神会用上述所有办法来照顾挣扎于精神疾患的人。

耶稣来,不仅仅是要从罪中拯救我们,也是要让我们完全。

知名的圣经教师、演讲者希拉·沃尔什(Sheila Walsh)曾告诉基督邮报,她对抗抑郁的经历被神所使用,让她能更亲近神。“你觉得自己仿佛被压扁了。但在那个时候,你能体验到主的在场。”

沃尔什也谈到了教会如何必须“觉醒”以面对精神疾病的现实,而不是仅仅将其污名化。

“太多情况下,当人们已经受伤并挣扎,我们还羞辱他们,我们让他们觉得好像是他们自己犯了错。我们告诉他们,是他们缺乏对神的信心和信仰,我们告诉他们要把自己拉拽出来。不过,这并非缺少信心的问题,这是你大脑里缺少了某样化学物质所以无法正常运转的问题。”

沃尔什还说:“我和那些孩子自杀的家长们、夫妻们进行过太多次对话,孩子们自杀是因为他们在教会里被告知不要相信药物。”

然而,这种污名化在过去几年中已经有所改变。蒂姆·桑福德(Tim Sanford)是爱家协会(Focus on the Family)的临床主任,在接受基督邮报采访时他乐观地表示:“幸运的是,最近几年发生了积极的变化,教会开始对精神健康问题做出回应,也意识到这些疾病存在的合理性。”

然而,桑福德也警告说,还有许多工作要做:“尽管许多教会承认精神疾病存在的合理性,也在这领域积极帮助其信众,可悲的是,认为焦虑或抑郁是罪或者是个人‘缺少信心’这种观念(及后续回应)依然在基督肢体中太过常见了。”

作为基督徒,我们应该用像提摩太后书1章7节那样的经文相互鼓励:“因为神赐给我们不是胆怯的心,乃是刚强、仁爱、谨守的心。”像这样的圣经经文能给我们极大的鼓励,不应该被用来作为针对罹患精神疾病弟兄姊妹的指控或怀疑。这些经文也不应该被视为对极其复杂问题的简化解释或者解决办法。

精神疾病影响人的整体。通常情况下,基督徒只会关注于精神健康的属灵影响。尽管精神健康的属灵一面必须要重视,但这也不是需要重视的唯一方面。我们必须顾全到整个人——精神、身体和心思。

社群、祷告并神的话语能让我们的精神更加健康。当我们睡得好、吃得好、锻炼身体并做出其他对精神健康有益的改变时,我们的身体也更加健康。除此而外,专业的咨询甚至必要时的药物,也能让我们的心思更加健康。

耶稣来,不仅仅是从罪中拯救我们,也是要我们更完全。耶稣说过:“我来了,是要叫羊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约翰福音10章10节)。教会必须参与到耶稣的使命中来,让精神疾病去掉污名,努力将神圣的治愈带给那些极度需求的人们。

原文最初发表于LightWorkers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