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市长呼吁以道德应对暴力 进步派要求他辞职

再多金钱和教育也不能解决内心深处的问题。但在一些城市,你甚至不能这么说。

芝加哥暴力历史漫长,但这座“风城”如今面临的一切与“疤面人”(Scarface,芝加哥二十年代著名的犯罪头目)毫无关系。即使全国范围内犯罪率下降,芝加哥仍被许多人形容为是“战区”。8月3日至5日,芝加哥有74人受到枪击。

74人受伤的大规模枪击本足以惊动全国登上每版头条。但对于发生在芝加哥,这只是另一个周末。

据《芝加哥论坛报》(Chicago Tribune)报道,芝加哥今年到现在已有1400人受到枪击,至少247人遇害。去年的死亡人数是650人,比纽约和洛杉矶的总和还要多。

最近,前奥巴马办公厅主任、现任芝加哥市长拉姆·伊曼纽尔(Rahm Emanuel)就这场集中暴力背后的原因给出见解。而现在他的政党成员却因此要求他辞职。

当伊曼纽尔被问及警方的策略时,他敢于称——明白——“信仰”、“家庭”和“品格发展”对结束流血事件的重要作用!他恳请芝加哥同胞不要“回避”这一场政治上不正确的讨论,即孩子们需要“道德指南针”来“明辨是非”。他说,所有这些都“有助于”遏制犯罪。

作为对“道德形成、家庭和信仰至少需要成为有关暴力对话一部分”的回应,进步派批评称伊曼纽尔的评论是“一无所知”和“欠考虑”。芝加哥城市联盟(Chicago Urban League)前主席指责他怪罪受害者,试图将注意力引离种族主义这一真正问题所在。现居住在当地的前奥巴马政府参议员说,伊曼纽尔“完全错了”,社区真正需要的不是道德价值观,而是更多的资金和社会项目。

没有一个人——我和伊曼纽尔都没有——否定种族主义和贫困对犯罪的影响。但是,在一个更理智的世界,品格、家庭和信仰在应对暴力犯罪中起着关键作用,这一点无可争议。

查克·寇尔森(Chuck Colson)人生的最后几年都在说同样的事。左派认为犯罪完全是由经济和种族因素造成,只是这种说法在证据面前失败了。寇尔森会说犯罪——引用两位哈佛研究教授的话——是“个人做出错误的道德选择”的结果。

顺便说一下,拉姆·伊曼纽尔知道他会因为这样说受到责骂。几年前,一位朋友告诉我他询问伊曼纽尔是否考虑过引进国民警卫队,并封锁芝加哥的“战区”。

据我的朋友说,这名市长回答说,如果你不对那些没有道德指南针的破碎家庭和年轻人做些什么,无论你带来多少军事或警察火力将无济于事。但是,伊曼纽尔补充说,他不能大声说出来,因为媒体会把他钉在十字架上。

但预言终究实现了。左翼对犯罪、种族主义和贫困的观念已经彻底失败。进步派治理芝加哥已经好几代,他们拥有充分的权力来实施他们的议程,然而芝加哥仍今是美国暴力最严重的城市。

伊曼纽尔所说是对的:父亲角色和品格塑造的缺失,以及孩子缺少榜样做出正确的道德选择,都是问题所在。不愿承认这一点的政治家和活动人士都是在否认现实。

任何不将人视为道德行动者(译注:指的是能运用道德原则而作,判断、理解与行动之正常成年人),以政府取代家庭的意识形态都是致命的。感谢拉姆·伊曼纽尔承认这一点。现在该是芝加哥进步派做同样表率的时候了。

(翻译:May)

原文最初发表于:Breakpoint。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