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是相当属灵的事物,与危险相伴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基督邮报或其编辑的意见。

以前有这么一个创世传说,说神让世界上所有物种都来到他面前,选择自己的命运。有些想要成为狮子、老虎,于是神把它们变成动物。有些觉得既然地球主要由水构成,那就想要有鱼鳍、鱼鳃,好在水里游泳呼吸。于是,神创造了鱼类。还有一些则看到了辽阔的天空,结论是空气比什么都多。所以,它们想要能飞的翅膀。于是神就创造了空中的鸟类。还有一些则想要安全,他们请求神让它们永远安安稳稳地带着自己的家。所以神就创造了乌龟、牡蛎和贝类。

最后,在所有物种说完之后,只剩下了一位安静的小个子——非常谦卑、害羞——甚至腼腆到了神要主动问他:“小家伙你要什么呢?”“好吧”,他说,“我真不想跟这些动物一样,不要像鱼类、空中的飞鸟或者那些活在壳里的。相反,还是请按照你的形象来创造我吧。我会走出自己的道路去开拓境界。我会自己来造船、翅膀和房子。就把我造成像你这样,我会自己选择的。”在这传说里,神非常高兴,于是创造了人——按照神自己的形象造人。

这传说当然与圣经里的创世记录相去甚远,不过也确实能说明神赐予人自由这件神秘礼物让人类变得高贵起来。自由是相当属灵的事物。这属于我们乃是按照造物主尊荣形象被创造的一部分。话虽如此,自由这礼物也与危险相伴相随。

已故的卫理会知名牧师华莱士·汉密尔顿(J. Wallace Hamilton)是这么解释的:“他(神)选择创造一个人,让人在这艰险世界中用强大的力量来选择自己的道路,为自己的命运或成功或成灰,攀上巅峰或沉入谷底。这无比危险的恩赐,就是自由。没有了自由,人是什么?我们正开始看到没了自由的人是什么样子,在一个国家接着一个国家里,人失去了自由,把自由交给了强人,在大众思维和大众意志中失去了自己的人格。当人类忘记了自己是谁,想要把自己单单解释成这个世界的后裔时,我们已经窥见了其败坏的可怕程度。”

汉密尔顿在冷战高峰时写下这段文字,当时东西两大阵营间的地缘对抗如火如荼——当时,无神论国家苏联的扩张主义对整个世界产生威胁。

我相信,正当我们在此刻眼看着美国对社会主义原则的兴趣和支持再度涌现、无所不在的进化论思维以及对基督教的无视大行其道之时,汉密尔顿这段话的重要性再度展示了出来。

我有个关系很近的亲戚,他是我所认识的所有人里最聪明的之一,外表英俊、魅力不凡,才华横溢。他父亲对他器重有加,爱如珍宝。但这人却因为药物和酒精成瘾而浪费了一切天赋。成瘾让他抛弃一切。现在他身陷囹圄很多年了。事实上,他用欺骗和盗窃之类伎俩对待生活中的每个人,最终孑然一身。他被释放过几次,不过监狱生活最终成为他的一部分。每次获释后,他总会再度犯罪让当局把他再抓进去。换言之,他浪费自己的自由,到了只能用尊严交换半奴役状态下安全的境地。

查理士·司温道(Charles Swindoll)在其著作The Grace Awakening(暂译为“恩典觉醒”)中讲过自己青少年时的一段经历,这段内容很好地说明了与神恩赐自由所伴随的巨大责任。

在斯温道尔第一次拿到驾照后,他爸爸想要鼓励他一下。斯温道尔写到:

“‘告诉你吧儿子,孩子……你能开车两个小时,由你做主。’只有四个字,多美妙的四个字啊:‘由你做主。’”

“我谢了谢他……当我开出车库并发动上路时,自己的心跳一定超过了180。一路开着车,‘由我做主’,我开始想一些很狂野的事情了——比如,这个车可能开到时速100英里。如果我平均时速达到100英里,那两小时内就能来回加尔维斯顿(Galveston)两次。我还能在海湾公路(Gulf Freeway)上飞驰,甚至闯几个红灯。归根结底,没有人会说什么‘不要!’我说的都是危险的东西,疯狂的想法!但你知道结果如何呢?我什么都没做。我相信我没超速。实际上,我还依稀记得自己早早就开车回库了……我开爸爸的车,油箱是满的,完全没人管,自由自在,但我并没做疯狂的事情。为什么呢?因为我和爸爸的关系非常稳牢,就算我有驾照,就算没人在车里管我,我还是不能做那些事情。经过一段时间,培养出了信任感,那种深层之爱的关系约束了我。”

同理,是我们对神的认识,我们个人通过神子耶稣基督与神的连接,我们对神之爱、对神无尽恩典的虔诚信仰,让我们远离滥用自由,不至最终失去神赐予我们这宝贵的礼物——自由。

自由是相当属灵的事物,而且与危险相伴相随.

(翻译:尤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