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mmended

当前页面: 观点与评论 |
特朗普在利用基督徒吗?

特朗普在利用基督徒吗?

你能相信吗,有一群基督徒共和党人正向其他基督徒和共和党人发出警告,要他们在2020总统大选中别投票给特朗普总统。星期二的时候,反特朗普共和党人的youtube频道上发布了一则题为“特朗普在利用我们”的广告。

(图片:Shane Idleman)

和许多人一样,基督教社群在对特朗普总统看法上的分歧让我很困惑——但我并不意外。媒体正煽风点火,全世界都在听。其中许多针对我们总统的内容常常引述所谓自由派基督徒的说法。这群人喜欢断章取义引用圣经以支持自己的叙事。很好奇到底引领他们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属世界的规矩还是圣经原则。他们游行示威反对特朗普的支持者们,打出这样的标语:“你怎么能同时追随耶稣并唐纳德·特朗普呢?”

特朗普并没有利用我们,如果说利用的话,是我们在使用他(我是说用正确方式使用)。我们不是追随这个正塑造一股潮流的人。然而,应该问一个更好的问题:“这个国家正走向什么方向?”如果一个领袖缺乏基督徒的品格但将整个国家引回神的方向,那是坏事吗?如果他们能极度减少杀害婴儿的数量并极大扩张属神价值观,那是坏事吗?如果他们让恐怖分子们恐惧并让美国安全,是坏事吗?如果他们尊重努力工作并极小化白吃白拿,是坏事吗?如果他们尊重执法部门并惩罚违规者,是坏事吗?神并不基于一个人的品德来审判一个国度;神依据全体属这国度之民的属灵健康来审判。永远不要忘记这一点。

同样让我感到警惕的是,有如此多的进步派并自由派在利用特朗普的过去攻击他。感谢神,神并没有利用我们的过去来针对我们中的许多人。他们也从世俗的新闻媒体中寻找新闻。但主流媒体的报道歪曲一切(是的,一切)来丑化特朗普总统。他们对他的仇恨压倒了真相。他们的目标也很简单明确:不惜一切代价让特朗普下台。事实上,媒体正在利用许多所谓的“基督徒”煽风点火。我希望你能明白这一点:他们真正的目标是攻击你我,攻击我们的基督教价值观。如果真要实话实说,那之前的所提到的新闻标题应该是:媒体正在利用我们而非特朗普利用我们。

绝大多数的批评并不在乎事实如何。他们对总统的仇恨比他们对谦卑的极度需求更显眼。让这些事情广为人知:无辜的孩子正被保护,属神的顾问正围绕着特朗普总统,恐怖被控制,好的法官被遴选,社会主义被对抗,家庭正通过就业(黑人就业率达历史最高)被支持鼓励,祷告正被带回学校,神的智慧被寻求等等等等。所以重申一下,我们不是追随哪个人,我们正在重新兴起一股潮流——回到神这里的潮流。相比于总统个人的品德,我更关心我们国家的国民品德。

我经常用的一个比喻可以让大家明白这个道理。一个邻里守望计划的负责人,负责深夜的治安保护,他以前有过一段婚外情。他偶尔会很粗暴、冲动,有时言语粗鲁,令人反感,但他每天晚上都在勤奋地守望着这个邻里。每周他都会邀请教会领袖到家中为他和他的家人祷告,并征求他们的意见。他经常反对委员会中的其他人想制定对社区和孩子们有害的政策,比如主张实行开门政策,要求居民在一天中的任何时间都要允许任何人进入家中接受施舍。

这不就是你想要的那种领导你邻里守望的人吗?他的过去或他的行为举止是否比他所取得的成果更重要?如果你在智力上是诚实的,答案并不困难。同样,对于美国来说,答案也很简单。同样,我们不是根据人们的虔诚程度来投票,我们是在为美国未来的发展方向投票:生命权、将上帝的话语提升到应有的位置、任命保守派法官、确保美国及其边境安全、创造就业机会、提高所有美国人的生活质量。

诚然,他并不完美......我们可以简单地照照镜子来验证这个事实,但他是否在改进、学习和成长呢?他是否按照《罗马书》第13章为美国人着想?要小心:我们听到的关于特朗普的很多事情其实都是为了误导我们。他身边有一个无与伦比的团队,每天都在提供属灵的建议。你能想象有像杰克·格雷厄姆(Jack Graham)、吉姆·加洛(Jim Garlow)、詹姆斯·罗比森(James Robison)、杰克·希布斯(Jack Hibbs)这样的人,以及其他无数这样的人对你的生活或我们总统的生活说话吗?我们应该非常感恩。我发现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许多永不支持特朗普的人从来没有考虑到这一点。我们应该欢呼雀跃,而不是一脸酸楚。

正如我在讲坛上和文章里多次说过的那样。我们必须记住,作为一个领袖,特朗普总统正在成长和成熟。神经常使用破碎和有缺陷的领导人。根据有些人的推理,我几十年前的过去就会使我失去成为牧师的资格!我的过去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因为挣扎于失语症和阅读障碍,我高中毕业时GPA绩点只有1.8,我不应该在全国范围内写专栏文章,也不应该在电台和其他媒体上对数万人讲话。我的批评者会嘲笑我,但许多其他人会受到鼓励(也就是说,如果上帝能使用我谢恩·艾德曼Shane Idleman,那么如果我悔改并转向神,神也会使用我)。我有瑕疵,我破碎,我彻底依靠神,而且我并不羞于承认这一点。我的力量恰恰从我的软弱中而来(哥林多后书12章9-11节)。

重申一下,我们不是支持特朗普总统过去的生活方式,我们是支持回归神的运动。神会使用不可能的候选人来完成他的目的。鱼和熊掌不能兼得——今天的基督徒没有中间地带。你可以选择一个会破坏我们所知道的美国,并带领我们走上所谓社会主义康庄大道——甚至更糟糕方向的总统。或者,你也可以选择支持特朗普总统。别无它途。

谢恩·艾德曼(Shane Idleman)是美国加州兰开斯特“西部基督徒团契”(Westside Christian Fellowship)的创会牧师,有关他的书籍、讲道,请访问shaneidleman.com 。

最受欢迎

更多观点与评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