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无神论到不可知论到基督教的转变

毋庸置疑,基督教提出了一些关于神、人以及人类永存两大极端归宿的惊人主张。这些观点的极端本质与其真伪与否毫无关系。让基督教真实的原因在于其根植于终极现实和绝对的真理,而非出于主观意见或者个人经验。

可以预见到的是,如果基督教确实是真理,那么,将自己交托给这信息的人就会体验到新的生命、新的动力以及新的视角。而这确实就是过去2000年中世界各地所发生过的事情。

你看,基督教的要义不是什么“品德要更高尚一些”。相反,基督教的要义在于:“你的罪要得赦免,并且有一颗新心。”一旦得到了新心,那接受者就开始爱主,并且珍惜神的奇妙之善与恩典。没有新心,谁都不能爱神并以喜乐侍奉神。

当一个无神论者开始变得虚心开明,去思想基督教在历史上的那些论述和属灵应许,那他就会发现自己有了转变的趋势。归根结底,无视在地狱中永受刑罚这一宣称的做法并不理性,在你从未严肃考虑过基督复活的史实证据之时尤其如此。

一旦你遇见主,你就永远不会对天堂、地狱一笑而过了。重要的是你在审判日站在主面前之前就要遇见主并且信靠他为你的拯救者。“因为我们众人必要在基督台前显露出来。”(哥林多后书5章10节)换言之,清算之日将临,除了耶稣的宝血,没有什么能洗尽你的罪。因着信基督而来,当你为罪悔改,并信靠基督来宽恕你时,皈依的奇迹就发生了。

当考虑我们周遭的宇宙时,无神论者说:“基督徒回退到‘神造’的前提是偷懒做法。”与此同时,基督徒则拥有这样的视角:“无神论者否认神的现实存在才是懒惰的,还拒绝考虑一颗新心能改变他们的世界观与他们对终极现实的理解。”

每个无神论者都相信没有神。基督徒看看这信念,说:“这是探究终极真理的懒惰做法。无法自圆其说。无神论对一个无法在科学上被证实或证伪的事情做出了绝对的判断。”因此,基督徒鼓励无神论者对此更加理性一些。也就是说,要接受这样一种观点,那就是你对神的绝对立场可能是错的。要对这样的观点持开放心态,就是说,在你考察了耶稣从死里复活的证据并能将信仰建在主里之后,神能够给你一颗新心。要对科学无法回答与神之本性相关的问题以及人灵魂不朽之本性这一观念持开放心态。

可悲的是,无神论者生活在一个根植于恐惧和迷信的自我强加的监狱。发现关于耶稣基督的真理是反动、不理性、招致敌意的做法。举例来说,考虑到天堂地狱这终极归宿的极端情况,自己对此不闻不问又谈何理性呢?你可以嘲笑这些观念然后不屑一顾,但这么做只是给自己带来危险。让自己从无神论转变为不可知论岂不是更好的做法?如果你越过仅仅能说“我不知道神是否存在”这点,继续探究这问题,那这种改变就能打开监狱的门锁,让你的灵魂获得自由。

与无神论立场相比,不可知论的立场让人更自由地思考基督教的证据。这能保持对问题的开放心态,维持对终极真理一定程度的谦卑。另一方面,无神论者则对终极事实毫无谦卑。无神论者把头埋在沙里,典型的做法就是拒绝思考一颗新心将如何改变他们自己的世界观。最近在约翰·伦诺克斯(John Lennox)和彼得·阿特金森(Peter Atkins)之间的辩论就是一个例子。

几乎没有什么无神论者会首先放弃无神论选择不可知论而直接跃迁进入基督教。对无神论的否定要求对终极现实的一些谦卑视角以及愿意承认自己对基督徒和圣经的论述可能是错的。(参见我的文章“Scientism Stems From a One-Dimensional Worldview,科学主义源自单向度世界观”一文)

基督教是基于证据的信仰。把灵魂的永恒幸福建立在恐惧和迷信之上毫无意义。你自己必须去考察基督的主张,也要去考察耶稣基督复活的证据。如果你选择开启属灵的旅程并且以开放心态去考究那些历史证据,你也许会为证据带你通往何方而惊奇。

无论如何,对你自己没有任何好处的做法,就是把头埋在沙里假装耶稣基督与你的生、死、在神决定“关掉你的氧气瓶”那一刻等着你灵魂的终极归宿不可能有任何关系。

朋友啊,我鼓励你用开放的心态来思考这些证据。你是由神所造,与你的创造者拥有关联,而且这令人满足的经历需要一颗新心来感受。除了基督,没有其他进入与神关联的途径,基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翰福音14章6借)

你要为自己选择,是否接受从无神论到不可知论的转变,然后从不可知论转变为基督徒。这不太可能是一夜之间就能发生的事情,但要记住:在你为自己对耶稣基督所做的一切所持立场而向神负责之前,人生的日子只有那么多。所以在决定考察什么问题、对什么事情一笑而过仿佛“根本没有现实根据”这类选择时要明智一些。

除非你接受了神对人生、死亡、对罪的宽恕以及人和人不朽灵魂两个极端归宿所说的一切,否则你就永远不会知道终极的现实究竟是什么。

顺便提一下,如下是我写的其他一些文章,也许能对你将自己的人生建立在终极现实与绝对真理之上有所帮助。

"Three Things Atheists and Christians Have in Common"(“无神论和基督徒的3个共同点”)

"Does Christianity Produce Agnostics?"(“基督教产生了不可知论吗?”)

"Can Faith Lead to Abiding Certainty?"(“信仰能带来持久的确信吗?”)

"Does Christianity Stand on Faith or Evidence?"(“基督教建立在信仰抑或证据上?”)

"40 Questions to Determine the True Religion"(“决定真宗教的40个问题”)

"The Messiah's Critics Couldn't Produce His Body"(“弥赛亚批评不能带来他的身体”)

"There Are No Atheists in Hell"(“地狱里没有无神论者”)

"The Mathematical Proof for Christianity Is Irrefutable"(“基督教的数学论证无可辩驳”)

本文作者Dan Delzell是内布拉斯加州帕皮利恩(Papillion)的泉源路德会(Wellspring Lutheran Church)牧师,也是基督邮报的定期供稿人。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