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培理逝世是否预示着什么?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基督邮报或其编辑的意见。

Caption

在葛培理的追思仪式上,其女葛安妮·洛茨(Anne Graham Lotz,又译葛安妮、安妮·格雷厄姆·洛茨)说,她父亲的去世具有先知预兆般的重要意义。作为兄弟姊妹们悼词的一部分,葛安妮说她在父亲去世的时候相信“从天国视角来看,这是具有战略意义的一件事。”

“我知道,在世界的根基奠定之前,2018年2月21日这日子就是神要带我父亲回家的日子。”葛安妮说。随后她提到了葛培理去世的日子就是犹太人在圣经中阅读摩西之死的同一天。葛安妮说她相信这是一种呼应。

“摩西是位伟大的解放者,”葛安妮说,“他让数百万人脱离束缚——奴役——让他们来到应许之地的旁边,然后神就将他接到天国去了。我的父亲也是位伟大的解放者。”她说。

靠着宣扬基督的福音,葛培理带领许多被罪束缚的人来到天国的边上,她表示。

“神打算让约书亚进入应许之地,引领我们进入天国。”葛安妮说。

在旧约的约书亚记里,摩西死后,约书亚带领以色列人进入应许之地。在新约里,“约书亚”这个名字被翻译成了“耶稣”。

葛安妮最后说:“我相信,现在(也就是她父亲去世的当下)距离天国仅一箭之遥。我相信神说在说:‘觉醒吧,教会!觉醒吧,世界!觉醒吧,葛安妮!耶稣来了。耶稣来了……’耶稣说当福音被传遍整个世界,就像福音在今天这礼拜上、通过各教会、各传道会、各事工一样,耶稣在马太福音24章14节说:‘这天国的福音要传遍天下,对万民作见证,然后末期才来到。’”

葛安妮说的正确吗?基督是否可能就在门前,要将他的民从世间束缚中解救出来,带他们回终极的天家吗?

我必须承认,我对葛培理的离世有着类似的想法。

旧约圣经的创世记告诉我们,有一个叫玛土撒拉人,是挪亚的祖父。玛土撒拉据说是最长寿的人,活了969年。

有意思的是,玛土撒拉名字的意思是:“他的死将带来审判。”按照创世记记载,在玛土撒拉去世不久,在挪亚已经向那罪恶的世代宣讲了足够多的悔改和拯救的信息之后,神的审判以世界洪水的形式来临。

玛土撒拉无与伦比的长寿显然是神对这悖逆世界长时间容忍和耐心的标志。我也在想,葛培理虔诚地在全世界传扬福音、他自己特别长寿,是不是也在一定程度上象征着神的耐心,不断呼召着各地的罪人们要悔改,要信仰,因为基督的教会要从这世界上被提走,审判会再一次来到世间——这是圣经所预言的。

神的愤怒已经为我们的世界预备好了,尤其是西方,尤其是美国。

在其著作World Aflame(汉译名称为《漫天烽火待黎明》)里,葛培理很关注即将到来的审判,在书里,他写到:

“打开日报,每页每面都可以看到世风日下与道德沦丧的报导。这是一个已经放弃旧的道德标准的时代,在许多人眼中,生活根本已无所谓意义与目的。今天人人追求的目标仿佛除了成功、地位、安全、享受和舒适之外,别无他物……是的,我们应该大声疾呼救命,把我们从自我毁灭中救出来。民族、文化都在奄奄待毙!先知何西阿激励他的同胞:‘你们要为自己栽种公义,就能收割慈爱。现今正是寻求耶和华的时候,你们要开垦荒地,等他临到,使公义如雨降在你们身上’(何西阿书10章12节)……道德的堤防上已经有了缺口,而且一天大过一天;但是,感到震惊的只是少数人,大多数人仍旧像挪亚同时的人一样,照常吃喝,一点也不觉得什么。可是,大祸若已临头,闭起眼不看可阻挡不了它来。挪亚时代的人决没有想到审判真的会来!……只要时局有变,消息恶劣,酒与镇静剂便增畅销,千万人企图逃避无情的现实……今天道德的日趋堕落,在神看来的确一点也不奇怪。旧日的堕落,已经像易燃的东西堆了一大堆,今天新的堕落,只不过再添上新燃料罢了,只等神审判的大火来把它们点燃……如果有哪个世代曾继承了关于神的知识,那就是我们这代。然而,我们却因为自己的情欲和冲动将这宝贵的遗产弃之如鄙屡。”

葛培理是在1960年代写下这段话的,但现在却越来越深刻——在今天尤为入木三分!

基督的再临可能就在眼前了。我们中任何人都不知道他何时再来,但这时代中的几个信号却表明那日子近了。

对那些认识主的人而言,这意味着时刻保持着警醒,忙于神的工作,唯恐我们主再临时仆人们出其不意。

对那些信仰之外的人而言,没有什么比立刻投身于耶稣基督里神之恩典更重要的事情了,否则就悔之晚矣。

觉醒吧,教会!觉醒吧,世界!觉醒吧,我自己!觉醒吧,读者!耶稣来了!耶稣来了!

(翻译:尤里)

马克·克里奇(Mark H. Creech)牧师是北卡基督徒行动联盟(Christian Action League of North Carolina Inc)公司的执行理事。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