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何去,国家亦何从

这月早些时候,美国新教圣公会的领袖在德州休斯顿的一次会议做出决定,现在允许同性伴侣在任何主教教区内成婚,哪怕当地的主教从道德角度反对同性婚礼。

当前,纽约的奥尔巴尼、中佛罗里达、德克萨斯的达拉斯、北达科他、伊利诺伊的斯普林菲尔德、田纳西州以及维尔京群岛——美国圣公会101个教区中还有8个——并不认可同性婚姻。

杰夫·沃尔顿(Jeff Walton)是宗教与民主研究所(Institute for Religion & Democracy)的圣公会项目主管,他曾说过:“依我看来,这是圣公会迄今已近20年来下坡路衰败的继续,后果就是我们会看到越来越多的人从圣公会离开。”

Caption

当然,真宗教的状态已经很糟糕了。我们的国家从其道德基础上被远远剥离。教会往何处去,那国家也往何处去了。

今天的状况与何西阿书4章的情况非常相近,先知说神与以色列要“争辩”。他说“这地上无诚实,无良善,无人认识神!”咒诅、谎言、谋杀、盗窃以及淫乱泛滥成灾,杀戮一起接着一起。

神说,主要责任是落在那个时代的祭司和先知身上,控诉他们在摧毁这国度,他们的“母亲”。神斥责他们,因为他们对自己的责任玩忽职守,不能将神的“知识”教导给他们的后代子孙。相反,他们鼓励别人犯罪以满足自身欲望。因着那些被宗教所禁止的淫乱和酗酒行为,人们都失去了自己正常思考的能力。

听着像不像今天的美国呢?

愿神原谅我的众多过犯。但在我调研教会领导层的概貌时,最触目可见的是在属灵和淫乱上偶像崇拜的主教、穿着宗教服饰的社会主义司铎,牧师更像是万灵油推销员,而不是属神的先知,炫耀着自己更高属灵品德的神职人员却对道德责任和政治实践避而不谈。

后者要承担最大的罪责。

最近,我在脸书上看到一位牧师同行的文章。他贴上了一段视频,其中一位杰出的福音派传道人宣称教会“使命不在于政治,不在于社会,也不在于经济。”他说教会只关注于宣扬福音。

我赞同福音是核心所在。单单信靠基督为救主以及从罪中悔改所带来人的内在改变是世界的希望所在。然而,不能转化为好行为的信心是死的。信心真实的存在应该让信徒的一切都是新的,如若不能在世界上带来任何新的改变,那这本身就是可疑的。

在脸书该文的评论部分,作者和美国愿景(American Vision)机构前总裁加里·迪玛(Gary DeMar)的回复很精彩:

“非常差劲的道理。(福音派传道人)提到了经济。十诫说‘不可偷盗’。这意味着盗窃发生时,基督徒应该保持沉默吗?如果政府决定税率是80%,我们不应该参与进去对盗窃说不吗?当政府无视第六条诫命,将杀害未出生的婴儿合法化,我们就应该保持沉默吗?当有男人和女人被绑架并卖为奴,基督徒就该保持沉默吗?当基督徒看到不义之行,他们应该做什么呢?如果你看到有人正向你的邻舍行窃、绑架你的邻舍,你会干预吗?那要是政府正在做这样的事情,你会继续保持沉默袖手旁观吗?”

不想论及社会和政治问题的牧师让我忍俊不禁,他们说“好吧,我们可不愿意因为我们想要为基督赢得人而道歉。”好像在告诉一个人,你很肮脏、败坏,是个堕落的罪人,可悲到百无一是,哪怕他最好的行为也不能让他赢得神的恩典时——而这恰是福音所在——这样做并不会引起反抗心理。福音所带来的冒犯就在于我们每个人都深陷罪中,需要神无罪的儿子以野蛮、血腥的方式被钉死十架才能拯救我们。没有谁能被找寻得到,除非他首先迷失。

我们不想要他们心生抗拒吗?

没有哪个足够敏感的虔诚牧师、传道人和福音派想要故意搅扰什么。然而,每个真正传扬神之话语的虔诚神职人员都明白,如果他担负起责任,那冒犯就会随之而来。

菲利普·凯勒(W. Philip Keller)曾写过,牧师的职责可不轻松。

“这需要对神的极大虔诚以及个人行为中的高度勇敢。这个时代,这么做会让人由于社会中的某些因素而极不受欢迎。但理当如此。如果真理要以神之灵的恩膏来宣扬,那就一定带来人群的两极分化。”凯勒表示。

如果讲坛软弱,教会也软弱。如果教会软弱,公义也会衰败,国家也如此。

教会何去,国家亦何从。

(翻译:尤里)

马克·克里奇(Mark H. Creech)牧师是北卡基督徒行动联盟(Christian Action League of North Carolina Inc)公司的执行理事。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