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mmended

当前页面: 观点与评论 |
应对失败并汲取教训:从失败的泥沼走向卓越境界(第三部分)

应对失败并汲取教训:从失败的泥沼走向卓越境界(第三部分)

1966年3月,我生命中真正令人沮丧的一天到来了。我不记得日期了,但仍能感受到鞭策我做出决定和行动的紧迫感。

Wallace B. Henley | (图片:Scott Belin)

那天,我深深地盯着失败的流沙,意识到自己已经到了极限。最大的问题是如何在泥潭吞噬我们之前,把自己和家人抽离出来。

正如我在第一第二部分中所详述的,1965年,我不顾家人和朋友的劝告,突然辞去了我担任牧师的大教会,离开了我读二年级的德克萨斯神学院,搬到了大西洋彼岸,与亲人相隔千里。我被一个异象所鼓舞,那就是在欧洲建立一个强大的、充满活力的教会,同时获得著名的埃朗根大学(University of Erlangen)的学位。

但在1966年3月的那一天,也就是我们到达德国后不到四个月的时间里,我不得不面对这种可能性的现实,就是错过了主和他的旨意,自己做出了一个似乎不可逆转的灾难性决定。

组成我们苦苦挣扎中教会成员的军人被调往越南,我们的小家庭只剩下最后500美元。“我们要么用这些钱在德国这里生活下去,要么把自己弄回美国去。”我对妻子说。

当我想到她和我们的孩子时,我知道必须把家搬走。我还必须做出另一个举动。它将把我从失败的阴暗沼泽带到我称之为“卓越境界”的光明前景中。

那“境界”是一个狭长的地带,在那里你积极、自信、有效。在那里,成功就会 “发生”,你似乎不能失败。作家艾米丽·希尔(Emily Hill)曾评论运动员所说的“状态”:“一种超集中的,有时是精神上的状态,在那里,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在那里,我们成为最有生产力,最有创造力,最有力量的自我。” [1]

但凡是在圣灵的带领下经历过在“境界”中服事的人,都可以证明这比这更奇妙。

然而,失败会把我们推到“境界”之外,让我们带着挫折感、内疚感和疲惫的挣扎去寻找回去的路。

要理解“卓越之境”,可以设想一个方形,上下左右的周边都用粗线标记。

上面的界线是你在基督里的身份。我们的自我意识来自于我们自己的自我认知,并由其他人以及他们与我们的反应和关系所塑造。无论是自我还是别人都不会给我们真正的身份感。如果我们依赖这些互动,我们就会犯两个错误中的一个——有时两个都会犯。我们要么高估了自己,要么低估了自己。

基督对我们这个人的超然见解和理解,以及上帝为什么把我们放在这个世界上,这才是最重要的。虽然有些时候我很想对神发怒,有些时候又不好意思来到他面前,但最终我不得不重新与我的主和救主接触。当我这样做的时候,我开始在他身上找回一些我是谁的感觉。

“卓越之境”的左界是你的属灵恩赐。右边的标志是自然天赋和技能。当属灵恩赐与自然天赋和技能一致时,卓越就会“发生”。

卓越境的底边是通过试炼和苦难学到的东西和培养的品格。我在研究圣经里的人物时发现,所有那些在领导力方面有如此成效的人都遭受了巨大的痛苦。其中也包括了耶稣:“还是因所受的苦难学了顺从”(希伯来书5章7-10节)。

大数的扫罗在去大马色的路上遇到了复活的基督,被变换到了一个新的“领域”中,他成功跋涉了整个罗马帝国。在他的“领域”中,他受苦难,并学会了很多事情,他写到:

我们不愿意分外夸口,只要照神所量给我们的界限够到你们那里。我们并非过了自己的界限,好像够不到你们那里,因为我们早到你们那里,传了基督的福音。(哥林多后书10章13-14节)

“界限”在希腊语里是“metron”,"即“尺度”,它确立了某一地方及其独特之处。当我们试图超越自己的尺度时,我们就无法达到“卓越”。有时,神会允许我们在一些 “领域”和地方失败,而这些领域和地方我们并没有在那里工作所需要的呼召和恩赐。这是其中一个令人震惊的发现,它先是伤害了我的生命,然后又祝福了我的生命。

我不想面对这样的事实:我让自己的野心把我放在一个我没有装备的地方。但是,当我发现神并没有与我同在,而是亲自将我带到我可以服侍的地方,而不需要我操纵我的方式,这是多么令人高兴的事情。

随着年龄的增长,C.S.路易斯回顾自己的一生,看到自己的失败,重新感受自己的痛苦。从那个高远的时间视角来看,事情变得更有意义了。“你不能回到过去,改变开始,”他写到,“但你可以从你所在的地方开始,改变结局。”

所以,你我在登上更高的时间斜坡之前,不会看到包括并提供对我们的失败和痛苦的看法的扫视。尽管我们的弱点和滑回山下,但我们必须拂去失败的石砾,继续攀登“胡里山”(Mount Hoary)。

“攀登胡里山”将是本系列最后一篇文章的主题。

华莱士·亨利(Wallace Henley),高产作家,休斯顿第二浸信教会(Houston's Second Baptist Church)高级助理牧师,曾在白宫和国会工作。

最受欢迎

更多观点与评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