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mmended

当前页面: 教会&事工 |
被苏丹囚禁的传教士领犯人归主

被苏丹囚禁的传教士领犯人归主

(图片:Petr Jasek)捷克传教士彼得·雅塞克(左)在囚禁期间与苏丹牧师的合影。

捷克救援工作者、传教士彼得·雅塞克(Petr Jasek)表示,在2015年12月至2017年2月被苏丹伊斯兰政权监禁期间,他曾怀疑自己能否存活下来。

当时,52岁的雅塞克被和6名伊斯兰国成员关在同一牢房,他遭到一顿又一顿的殴打和酷刑,身体减重超过55磅,后来被转入单独监禁,然后又被转入拥挤不堪没有厕所的牢房。他只能吃无味的豆子和发霉的面包。

雅塞克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告诉基督邮报,监禁的前五个月他和伊斯兰极端分子在同一个囚房,也没有圣经,那时他祈祷希望尽快得到获释,因为他还没有看到上帝对他不公监禁的目的。

但当他终于得到一本圣经,并被关了三个月的禁闭,除了读神的话语,什么也不能做,事情出现了转机。回想他在监狱的日子,雅塞克说,神给他的最终任务是向苏丹灵性饥渴的囚犯传福音。

他解释说:“有一段时间,我怀疑自己是否能活下来。然后有一天晚上,有12位厄立特里亚难民被带到我们的牢房。他们都是青少年。”

“我受到鼓励,向他们传福音。我去到他们身边,与他们分享基督。他们被深深地感动。最后,当我看到他们的心已经预备好了,我就问他们是否愿意把生命交托给耶稣。于是这12个厄立特里亚难民当晚就和我一起祷告,因为我们没有地方可以睡觉,我们整晚都在谈论耶稣。到了早上,他们都被转移到了另一个监狱,我再也没有看到他们了。”

雅塞克说,在被拘留期间,与难民的互动对他来说 “是一个转折点”。

雅塞克是基督教非营利组织殉道者之声(Voice of the Martyrs)的工作人员,他在Imprisoned with ISIS: Faith In the Face of Evil(暂为译“被与ISIS一同囚禁:邪恶中的信心)一书中详细介绍了他的生活。

在新书中,他谈到了在捷克斯洛伐克共产主义下成长的经历,以及原本是一趟为期四天记录苏丹教会受迫害情形的旅途,如何变成长达数月并辗转五个不同监狱的遭遇。

“当你想到我的计划是去四天,但主却把这4天变成了445天,这好像赛亚书55章8到10节说的:'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 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雅塞克说。

“这就是主奇妙的作为,祂能按着祂的旨意使用我们。我知道,主耶稣告诉他的跟随者他们会受逼迫,他并没有保证他会救我我们脱离逼迫。”

被和ISIS一同囚禁

2015年12月,雅塞克在拍摄苏丹基督教团体所受逼迫,特别是教会财产被当局没收或毁坏后,在机场准备飞回家时被捕。

他说,他被秘密警察逮捕,警察带走了他的所有物品,包括相机和手机。他被带到当地的一个警察总部,被审讯了24小时。此后,当局将他关进牢房,开始14个月的煎熬过程。

他被秘密警察审讯了4个月,然后被带到法官面前审理对他提出的罪行。其中两项指控----间谍罪和试图推翻政权----可判处死刑。最终,经过几个月的上诉,雅塞克被判处终身监禁。

在第一个监狱,雅塞克说,他被迫两个月与6名伊斯兰国成员同住一间牢房。当时,伊斯兰国正以其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暴力和控制领土的方式成为国际头条新闻。该组织在非洲各地招募好战分子。

据雅塞克说,与伊斯兰国结盟的武装分子是 “来自不同国家的受过高等教育的医生、药剂师和信息技术专家”。

“当ISIS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取得成功时,它激励了很多年轻人,”他说,“这些年轻的ISIS成员都和我的孩子一样大。和这些人在一起的日子并不轻松。他们首先限制了我的行动自由。没有人问我的时候,我不能说话。他们开始用坏话诽谤我,随后又对我进行殴打和折磨。”

雅塞克说,其中一名伊斯兰国成员据称是乌萨马·本·拉丹的贴身保镖,也是2015年2月震惊世界的斩首视频中,在利比亚海滩斩杀了21名基督徒中的一名武装分子。

“他是在利比亚海岸屠杀20名科普特基督徒和一名非洲基督徒的人之一,”雅塞克说。“他也威胁我的生命。但主保护了我,主给了我力量,甚至通过我的回答分享福音。”

但由于没有圣经,甚至连一张床都没有,他开始担心自己的心理健康。

彼得·雅塞克和苏丹的牧师在监狱内给犯人证道。

 主允许我在没有圣经的情况下度过五个月

在第一所监狱与ISIS成员一起度过四个月后,雅塞克被转移到另一所监狱并被允许读经。

“那是一个惊人的时刻,虽然只有在有足够的光线进入牢房时,我才读圣经。我不得不站在窗前,靠在铁栏上读圣经,”他描述道。“我在三周内从创世记读到启示录。我读了一遍又一遍。主向我启示经文更深的含义,我偷偷地把这些奇妙的领受记录下来,做了一些笔记。”

在被单独监禁三个月后,雅塞克被转移到另一个可容纳10000名囚犯的监狱。他与其他100名囚犯被关在一个单人牢房里。

“我对此感到震惊,但这所监狱在某种意义上说是非常特别的。当时有很多清真寺给穆斯林囚犯。但对于非穆斯林囚犯来说,监狱当局把一个牢房变成了一个礼拜堂,”他说。

“当他们第一天邀请我们到这个小礼拜堂时,我很惊讶。在这六个月里,我可以每周一次,有时一周两次向绝望的人讲道,他们以惊人的方式回应了福音。”

雅塞克和另外两名苏丹牧师在监狱的临时小教堂里讲道。

在他在监狱的六个月,他和其他来自不同神学背景的囚犯布道。他们中有些是穆斯林,有些是基督徒,有些则相信万物有灵的传统。

“在这6个月里,当另外两位苏丹牧师交替传道的时候,礼拜堂的听众人数就在这6个月里增长了。”他说。“到2016年圣诞节我们在那里的时候,基督徒的人数从20人左右增长到200人,增长了10倍。”

雅塞克说,在礼拜堂的六个月是他在监狱生活中最好的六个月,因为他的体重增加了20磅。他甚至发现自己在早晨 “欢喜”,因为他可以 “直接去礼拜堂”,在那里他可以 “与人见面,与他们分享福音”。

“如果你想一想,主允许我在没有圣经的情况下,过了五个月的时间。前两个月,我的信仰受到考验,祷告生活得到了深化。然后我在三个月的禁闭中得到了圣经,在这三个月里,我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读圣经就可以了。”他说。

“那是主的目的——预备我胜任六个月奇妙的监狱服事,”他说。“那是保罗在[提摩太后书2:9]中说的,'我为这福音受苦,甚至像罪犯一样被捆绑;然而神的话语是不受捆绑的’”。

雅塞克此前从未见过这么多人通过自己的传道而归向基督。

“当我们讲道的时候,有时我们鼓励人们如果被福音感动了,就站出来,把自己的生命交托给基督。”他说。“好在我们不像别的传道人从一个镇子到另一个镇子,当人们决志信主后就消失了。”

“我们与这些人一起生活。你可以看到他们的生命如何被福音改变。他们把自己的生命交给基督,他们被耶稣的宝血洁净了。”

在国际社会一片哗然之后,雅塞克于2017年2月获得总统奥马尔·巴希尔的赦免后获释出狱。

对迫害并不陌生

在捷克斯洛伐克的共产主义下长大,雅塞克对宗教迫害并不陌生。

他在一个牧师之家长大,他的父母领导着一个地下事工,为年轻人提供门徒训练。他收到的第一本圣经是在二年级的时候,是一个荷兰人偷渡来的。

他说,在他上高中的时候,他的父母被秘密警察抓走了。

父亲被放出来后,他把理查德·沃伦布兰的God’s Underground这本书送给了雅塞克。这是他读过的仅次于圣经的第二本最重要的书,因为这本书给了他不惧逼迫的勇气。

“理查德在监狱里受到鞭打、折磨、洗脑以及三年的禁闭,他还是在那里经历了主的同在,作为一个年轻的信徒,我有了信心不惧怕逼迫。”他说。

最受欢迎

更多教会与事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