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得你仇敌的诡计,第四部分

在本系列的四篇文章中,我们追踪了一个持续几十年之久、深思熟虑的计划,以此暴露仇敌欺骗世人的诡计。四篇中的三篇已经写完了,但从身体并属灵而言,所能想到的最致命结局依然尚未曝光。我相信神会通过这篇文章将通往末世的快速路揭露出来,以及这条魔鬼的欺骗之路如何快速通往世界末日。

如果说,撒但的总体目标就是要把这个基督教国家变成异教国家,那他现在就能安然退休了。迄今他所做的一切,都已经严重污染了这个曾经伟大国家的道德构成。从很大程度上说,美国人已经被成功地转变成自我崇拜的自恋之神。学校里所引进的世俗人道主义,创造了培养向自己而活、向基督而死心态的完美土壤,这当然与圣经教导截然相反。

然而,魔鬼并没有罢手。在给巫术打下基础并让大众注意力聚焦于超自然和伪属灵世界后,撒但开启了一个更大的计划。他意识到必须对未来有所规划,并为敌基督和兽的崇拜做好铺垫。还请认清这事实。在所有记载、绘画、启示、经验甚至在圣经所教导的内容里,撒但向来都是一个相貌丑陋的东西。因为想要推翻天国而受诅咒,被丢弃到地上,我相信,他就此从最美丽的天使,甚至原来比神所创造的人更美丽的状态中,变得丑陋而又古怪。尽管他能把自己变成光明的天使形象,但实际却面目狰狞。人拥有眼睛,原本是为了寻找美,那你究竟怎么才能让人去崇拜一个面目可憎的恶魔呢?

1977年,《星球大战》系列的第一部《新希望》首次上映。时至今日,《星球大战》已经成为美国最受欢迎的娱乐片。其他一些幻想题材的电视节目,比如《迷失太空》、《星际迷航》在那时也都上映很久了。然而,星战系列的原作者、制片人乔治·卢卡斯(George Lucas)将现实主义的几个全新进展搬上了大荧幕。许多人并不知道的是,卢卡斯是第一个在整部电影中都使用快速剪辑变化的人。你可以在看星战第一部的时候,试着计算一下画面上出现新一个镜头要多久。大约每2.5秒钟,场景就会变化,这牢牢抓住我们的注意力。星球大战电影的制作成了各式各样电影的新典范。研究儿童学习方式的心理学家们在一些以美国年轻人注意力持续时间为主题的研究中发现了这一点。他们发现,这种视觉技术对人类思维有极大的影响,事实就是,这个能力能让常规节奏的课堂教学变枯燥!

我看过星战的每一部片子。在此期间,我意识到的是,星球大战不仅仅给美国人带来了一个激动人心、栩栩如生、惊险刺激的新世界,还带来了一套更精妙的属灵概念:“原力”和“黑暗面”。精神控制和巫术被很明白地编织进每一集星球大战电影中,但从这部影片之后,我们的国家在数十年中,不断接触到了许多影片,这些影片里的巫术都变成无关紧要的事情,原先那种对巫术的抨击不复存在。“原力”和“黑暗面”被很聪明的写进剧本里,存在于在遥远未来的某处文明中。“原力”和“黑暗面”号称是“仅凭人类智慧无法企及的智慧”,对无数外星生命形态而言,还有非常现实的跨文化展示,看上去既复杂又迷人。谁能审判绝地武士呢?归根结底他们可都是好人,站在原力这面啊。同样,谁会怀疑好莱坞制作的这一系列影片从文化上对美国的影响呢?它在“黑暗面”引入了几乎相同的精神力量,至少到目前为止,“原力”总是最终获胜。

我们也能看看像《哈利波特》系列影片所产生那强大的社会影响,该系列不仅仅是堂而皇之地展示巫术,还向所有主角传授巫术。

还有其他许多电影都是在向美国人施用各种魔法巫术。他们都拥有极其精湛的画面及制片效果,让片子看上去跟真的一样。然而,最重要的地方则在于,他们在片子里那些阴森可怕的角色却在一定程度上是以表面善良的形象出现,并且都有讨人喜欢的个性。

启示录描述了末日时有两个邪恶角色兴起:敌基督与兽。我们都知道敌基督是类似人类世界领袖那样的角色,但在启示录13章里的兽,我们就完全确信他是丑陋不堪、令人毛骨悚然的形象,拥有强大的灵异能力。他有很像是星球大战里的外星人,又像是哈利波特或其他科幻电影里描写过的无数异型生物体。继续阅读启示录13章,你看到了,终有一天,无数人会崇拜这兽。成百上千万未被拯救的人究竟怎么会心甘情愿匍匐屈膝,去崇拜这么一个可怕的东西,还接受它的记号666呢?那么多年来,撒但一直在向我们介绍这玩意,他在调整我们的心思,让我们去爱丑陋的东西。请虔诚地想一想吧!也许终有一天,你的永恒将取决于此。

诺兰·J·哈克尼斯牧师(Nolan J Harkness)是Nolan Harkness Evangelistic Ministries Inc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