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有什么好处?绝对没有。”真的吗?

我忙了一天开车回家时,1970年代的名曲,埃德温·斯塔(Edwin Starr)的《战争》(War)从希尔里斯(Serius)电台飘过耳畔。我很熟悉这段激昂慷慨的歌词:“战争有什么好处?绝对没有。”11岁的时候,这段话曾被写在公告牌的顶端。而50多年之后,当我一个人在车里时,同样的歌词又再度响起,忽然间,我思绪停了下来,意识到自己不再相信这句话了。

并非所有的战争都是错误。当然,战争总可能带来比其动因更大的邪恶。但要说所有战争都错了——要说战争绝对没有任何好处——这也是错的。

和平主义者对战争的立场和好战分子的立场其实都不对。真理在于两个极端之间。

美国的第一位伟大军事统帅乔治·华盛顿,表达了每个头脑清醒之人对战争的想法。他说:

“我首先愿望看到到整个世界都有和平,世界居民亲如兄弟,努力为人类幸福做出最大贡献。为了人类,我虔诚希望,农业劳作和商业利益能取代战争耗费和征服的愤怒,希望刀剑可以变成犁铧。”

话虽如此,已故的长老会学者洛林·伯特纳(Loraine Boettner)在其经典著作The Christian Attitude Toward War(暂译为“基督徒对战争的立场”)一书却认为,战争有时候是必须的,有时是善的。伯特纳写到:

“如果欧洲人不曾抵抗穆罕默德的入侵,欧洲就会被征服,照此推理,基督教就会被消灭。如果宗教改革时,新教徒不对抗罗马天主教的迫害,西班牙和意大利宗教裁判所那样的恶行就将在整个欧洲肆虐,新教就会被摧毁。如果美国殖民者不为自己的权利而战,这个国家就永远不会获得独立……我们渴望和平,但我们意识到,有些事情比战争更坏。我们渴望和平,但不是在奴隶营或坟地里的和平。”

在旧约里,神一再命令以色列人与对手开战。在被拯救出埃及后,摩西和民众高唱:“耶和华是战士,他的名是耶和华。法老的车辆、军兵,耶和华已抛在海中,他特选的军长都沉于红海。”(出埃及记15章3-4节)在荒野徘徊40年之后,以色列人进入了应许之地,神告诉他们要驱赶那地的邪恶居民。约书亚在神的直接带领下指导了如何打赢耶利哥之战。诗篇里有许多都是战争期间祷告祈求引导与胜利。以色列过常常与邪恶、卑劣者作战,神授权进行战争以对抗并消灭那些恶人。当以色列也变成异教国家,自己有了令人憎恶的行为,神就兴起大军来对他们开战。毫无疑问,圣经的教导是,战争是全能者的旨意,有时是制裁手段,是由神钦定的。

这听上去也许相当令人震惊,但真理在于,战争能服务于有益的目标。

当然,有人会很快拿这些说法当成例外,宣称新约所传递的信息不一样。基督的教导总是反对战争的,他们会说。这种说法似乎很有说服力,当基于一些令人痛苦的感伤情绪、经文被有选择地引述,以及圣经就此主题教导的整体背景被忽视时尤其如此。

新约并没有在战争方面提供任何教导。耶稣确实命令其追随者将属于凯撒的归给凯撒。使徒保罗在罗马书的教导是,基督徒必须认同政府权威、履行对国家的义务。确实,相对于旧约时代属神之民而言,基督徒生活在不同的命定之下。然而,正如伯特纳所主张的那样:“要正确理解,新约和旧约相辅相成,不是相互矛盾。新约对战争主题的沉默显然是基于这样一个前提,那就是战争这题目已经说得够完整了,并不需要更多补充或修改。”

我相信,多年来美国所进行的战争都是公正、正确的。我认为乔治·W·布什政府的国务卿科林·鲍威尔(Colin Powell)总结得非常精确:

“多少年来,美利坚合众国派遣了许多优秀而又年轻的男男女女,让他们深入危险之境,在我们的国境之外为自由而战。我们所要求的也只是一小块土地,以埋葬那些未能回国的人。”

在阵亡将士纪念日(Memorial Day Weekend),我们要缅怀那些为我们自由而捐躯的人。正如林肯在葛底斯堡演说里所论到的:“要从这些光荣的死者身上汲取更多的献身精神,来完成他们已经完全彻底为之献身的事业;我们要在这里下定最大的决心,不让这些死者白白牺牲……要使这个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永世长存。”

“战争有什么好处?绝对没有。”不,这不对。

马克·克里奇(Mark H. Creech)牧师是北卡基督徒行动联盟(Christian Action League of North Carolina Inc)公司的执行理事。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