敞开的门主席:美国牧师未能教导逼迫神学

(图片:基督邮报)

美国敞开的门(Open Doors USA)首席执行官大卫·库里(David Curry)表示,美国牧师未能教导基于圣经的逼迫观,这导致该国基督徒未能注意到尼日利亚和印度等国家基督徒受到逼迫的日益严重状况。

跨宗派机构“敞开的门”服侍世界各地因信仰而被逼迫的基督徒已经60余年,他们在超过60个国家装备受逼迫基督徒,为他们提供圣经丶培训丶实际的生活支援丶鼓励等支援。

库里于2013年8月成为该机构首席执行官,他到访世界各地基督徒受逼迫地区,鼓励那里的弟兄姐妹。他敦促基督徒们关注尼日利亚基督徒目前在博科圣地手中的遭遇。这个尼日利亚境内的圣战组织,自2011年以来已经在该国造成3.4余万人死亡。

尼日利亚的9100万基督徒和许多在印度、中国和世界其他地方受到逼迫的基督徒继续仰望主耶稣的保护。库里嘱咐西方世界的牧师和领袖回到“现实”,让他们的会众知情,鼓励他们为受逼迫的基督徒祷告。

基督邮报:哪里是基督徒受到逼迫最不为人知的地方?

库里:尼日利亚属于这样的地方,因为在尼日利亚一年被杀的人比伊斯兰国一年杀害的人还要多。但是,人们不会以同样的方式谈论两者。我认为这是媒体的问题。我认为这是对我们西方耶稣追随者控诉,我们不关注,除非它与我们直接相关,但这些是我们的兄弟姐妹,我们需要按照圣经的要求关心他们,为他们祷告,如同他们就是我们自己的兄弟姐妹,我们的家人。因此,我认为尼日利亚就是这样一个地方,他们需要被报道和关注。

我认为印度也是这样的地方。人们对印度很熟悉,每个人都认识印度人,有印度朋友。然而,这就是挑战所在,我们拥有的观点是通过甘地的镜头,“他们和平友爱”,但过去六年这已经发生变化,他们的国家政治已经变成民族主义。管理这个国家的团体有一个激进的印度教议程,希望摆脱每一个宗教少数派——不管是穆斯林还是基督徒。印度目前有近6500万基督徒权利受到限制、受到惩罚或教会被关闭等等,那里出现严重的问题,但即使是熟悉印度的人可能也不知道那里宗教自由状况发生了变化。

基督邮报:你觉得为什么西方世界对逼迫状况如此后知后觉?

库里:我认为这是因为领导力的失败。我认为这是问题之一。这是一种控诉,但我认为牧师......他们没有教导他们的教会有关逼迫的事,他们没有教导圣经的标准,他们没有教导基于圣经的逼迫观。

新约圣经是由受到逼迫的基督徒所写。圣经中有几卷书是保罗在狱中所写。但我们在美国并没有听到这种福音,我认为这造成了我们与世界其他地方存在隔阂。我们没有生活在现实中。所以我认为这是对美国和西方领袖的控诉,这并不是说这种局面无法改变,而是我们需要让每个教会、每个主日以某种方式关注受到逼迫的兄弟姐妹并为他们祈祷。这是圣经里的普遍呼召,我们要奉耶稣的名为受到枷锁的人祈祷,如同他们是我们的家人一般,并要理解苦难神学。

我认为这是其中的原因。我认为另外的原因是我们作为美国基督徒和所有与被媒体淹没的人一样,我们根据推特上的消息判断事务的重要程度。这种考虑事务重要性的方式非常不健康,因为它紧急,但它不允许我们专注于长期和重要的事。和所有人一样,我们需要从世界各地不断传来的坏消息的疲惫中恢复过来,并弄清楚我们有什么需要关注的?

基督邮报:你最近在国会就被逼迫的基督徒状况作证,你能否分享一些你谈到的事?

库里:我在国会汤姆.兰托斯人权委员会(Tom Lantos Human Rights Commission)作证,与他们分享了世界各地正在发生的迫害和侵犯基督徒人权的情况。

根据我们的数据,我们谈到尼日利亚,去年有超过3,700名基督徒被杀。我们的数据向来都是最保守的,因为我们只计算我们可以验证的直接与逼迫相关的死亡人数。当然不仅这些,但我们可以证实,尼日利亚3700多人因为信仰丧生。所以我们谈到需要做些什么。不管是美国人,尼日利亚人还是朝鲜人,宗教信仰对个人非常重要,每个人都应该拥有信仰自由的权利,如果你想学习圣经并决定你对圣经的看法,如果你决定成为耶稣的追随者,你不会因此受到逼迫、骚扰、殴打、强奸或失去工作。

基督邮报:美国政府可以做些什么,或者美国如何影响那里发生的事?

库里:让我举一个尼日利亚的例子,还有印度。我将从印度谈起。

印度与美国公司有很多业务往来。我们给予他们很多帮助,他们希望进入国际商业界,印度也是我们许多业务的巨大市场,因为那里有数十亿人。然而,他们现在自总统[纳伦德拉]莫迪的人民党执政六年以来,他们系统性地歧视基督徒。他们说他们想要摆脱基督徒,那里已经发生了数百次袭击事件,今年有300间基督教教堂遭袭击,数百名牧师未经审判被拘留、被捕、被监禁和判刑。过去六年,印度基督徒遭到严重逼迫。

美国政府可以做的是审视这些严重的系统性侵犯人权行为,并说:“我们不打算与你做生意。我们不会给你数百万美元的援助,除非你尊重国际人权,每个人都应该有权自由地崇拜。”

在一些村庄,基督徒被无缘无故赶走。教堂遭到袭击,牧师被捕,这是非常严重的问题。我认为政府可以通过这样的法律,即“如果你想成为受欢迎的国家,那我们就会开展业务,那不仅仅是货币,也不仅仅是关于无核化,而将是关于他们的人权记录。”

基督邮报:从你担任敞开大门的首席执行官开始到现在,基督徒受逼迫状况是否一直在加剧?

库里:不幸的是,在我担任期间一直如此,因为导致迫害加剧的关键因素仍然存在,没有人解决这些问题。

首先是共产主义或后共产主义制度,朝鲜、中国等,这些制度将不可避免地,并且极大地反对宗教信仰和宗教信仰的表达。他们每天都在侵犯人权。

其次是伊斯兰极端主义的传播。ISIS和他们的意识形态的传播。这种意识形态在尼日利亚北部和索马里存在多年。它现在存在在亚洲。我们在斯里兰卡看到了这种形态。因此,只要存在这种意识形态,就会有迫害的增加。

第三部分是民族主义的兴起。这就是我对印度分类的依据。它可以用这句话概括,“除非你是印度教徒,否则你就不是真正的印度人。”这种思想导致了一种激进的转变并被当权政党所激发。这种想法正在导致印度不健康的人们袭击教堂,而印度的饥渴权力人正在逮捕牧师。

基督邮报:敞开的门工作人员在当地面临什么情况?

库里:我们试图处理问题之一,特别是在尼日利亚北部,是为那些遭遇无法想象逼迫的人提供创伤护理。

我昨天在国会分享了Zauna的故事,她是尼日利亚北部的一名寡妇,她的村庄遭到博科圣地四次袭击,她的丈夫因为信仰在家门前被活活烧死。

我们想去帮助像Zauna这样的人。结果那里有无法想象的创伤,我们的人看到了艰难的事。我们知道他们面临着危险,但这就是我们在敞开的门尝试做的事情,我们来到这里,与受迫害的教会站在一起。我们专注于此,但我们也意识到为每一天都面临苦难的人提供服务的风险和挑战。

基督邮报:你有什么方法让人们能够应对迫害的创伤?

库里:我们进入了世界上许多逼迫兴起的地方和培训牧师,试图帮助他们快速了解我们在世界各地看到的受苦教会的教训。

例如,在[叙利亚]内战之前,我们在叙利亚与各教派的叙利亚教会领袖交谈并帮助他们理解,他们还没有面临迫害,但我们告诉他们这些事情并试着让他们了解即将发生的事。当然,仅仅几年之后,由于伊斯兰国的迫害和[叙利亚]内战,他们经历了巨大的动荡。

我们提供培训,帮助人们在暴风雨中战立。

基督邮报:有没有某个人忍受逼迫的见证确实的影响了你?

库里:如果我能讲述Zauna的故事,因为她就是那些人之一。她住在尼日利亚北部,她和丈夫是农民,他们的村庄至少遭到四次袭击。她在一次袭击中失去了丈夫。她是耶稣的追随者,她希望在那个社区成为盐和光,她重建了她的小房间。她继续在她的土地上劳作。当被问及她是否想报复这些人时,她说,“我把审判交托给上帝。”她只想成为耶稣的追随者,她祈求主的看顾和保护。她感谢的态度鼓舞了我,她感谢上帝她还活着。我从她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

基督邮报:敞开的门最终目标是什么?

库里:敞开的门的最终目标不是停止迫害,在这个堕落的世界阻止迫害的唯一方法就是停止谈论耶稣,但我们不鼓励人们停止谈论耶稣。我们的最终的目标是建立一个强大而健康的教会,使人们合一,无论他们是在自由中崇拜,还是他们受到逼迫。我们互相关心,我们彼此代祷,我们互相联系,我们互相学习和侍奉,我们以健康的方式相互依存。所以这就是我们的目标,因为我们无法阻止迫害,但我们希望人们在逼迫中坚韧,并且知道他们并不孤单,受苦的教会不应该是孤立的教会。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