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建立在磐石之上,还是危如累卵?

(Photo: Unsplash/Jeremy Wong Weddings)

许多年前,许多报纸上还有“亲爱艾比”这样的栏目,里面曾有过这样一段有趣的谈话:“亲爱的艾比,我44岁了,想要遇见一个和我年纪差不多但没有坏习惯的男性。签名:罗丝。”“亲爱的罗丝,我也想这样。签名,艾比。”

乔治·华盛顿曾观察到:“我总把婚姻视为人一生中最有意思的事情,是幸福或悲剧的基础所在。”

最近,我讲道的题目是建立在磐石之上(在耶稣基督里)的婚姻与危如累卵式婚姻的对比。

詹姆斯·肯尼迪(D. James Kennedy)博士长期担任我的牧师,他曾提到,在神创设教会并国家之前,他先创设了家庭——起于婚姻。

对神而言,婚姻很特别。圣经以婚姻为开始。圣经以婚姻为结束。婚姻描绘了信徒与基督的关系。这就是为什么撒但将矛头对准了婚姻。

婚姻对社会有益,因为其是对邪恶的第一道防线。婚姻是所有社群的构成部件。

一般而论,研究表明已婚的人更快乐,不过在我们这种文化氛围里,你未必会知道这点。尼古拉斯·沃芬格(Nicholas H. Wolfinger)曾在一篇文章中提问:“已婚的人依然更加快乐吗?”他相当肯定的得出结论——来自总体社会调查(General Social Survey ,缩写为GSS)的数据表明:“已婚成年人比未婚成年人更快乐。”

无论如何,今天的婚姻遭遇围城。不过这一定就是新鲜事吗?1983年的时候,美国参议院举行“破碎家庭听证会”。他们这么做是因为一个叫卡尔·齐莫曼(Carle Zimmerman)的哈佛大学历史学家于1947年时描绘了希腊罗马文化“瓦解的最后阶段”。齐莫曼是这样描写家庭瓦解的,然后导致了这些古代国家的崩溃:

1.婚姻失去了神圣性,频繁以离婚告终……

2.婚姻仪式的传统意义丧失。另类婚姻形式兴起……

3.女权运动勃兴……

4.舆论对父母、父母责任、总体权威的不尊敬愈演愈烈,以至于对那些养育孩子的人而言,为人父母变得更为不易。

5.青少年行为不良、滥交、叛逆的事情越来越多。

6.人们普遍拒绝传统婚姻,不接受家庭责任。

7.人们越来越渴望——并且接受——通奸行为。

8.各种各样的性变态行为被容忍——而且广为传播。

无论这是古希腊、古罗马、1947、1983还是今天,家庭的破碎对整个社会的崩溃产生难以置信的影响。正如切斯特顿(G. K. Chesterton)曾注意到那样:“家庭完了,社会也完了。”

然而,还是有许多人想从根本上毁灭家庭,我想到了那本出版于1848年的经典,《共产党宣言》,在里面卡尔·马克思和弗里德里希·恩格斯鼓吹“消灭家庭。”马克思主义者们显然在瓦解家庭领域大获成功。保罗·肯戈(Paul Kengor)在其著作Takedown(暂译为“拆毁”)一书中记载了一切。

两年前,一位谷歌高管因为赞扬家庭意义而从公司获咎。他不得不道歉并且卑躬屈膝地谈论另类“家庭”结构。

但我还是信靠全能之神、我们创造者的话语,无论时代如何,这都高于硅谷高管或者马克思主义教授们的话。有一天,一些宗教领袖问耶稣,神是否允许“无论什么缘故”(马太福音19章3节)的离婚。“无论什么缘故”?这听上很像今天的无过错离婚。

耶稣以追溯到创造本身来回应他们:“那起初造人的,是造男造女,并且说:‘因此,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这经你们没有念过吗?既然如此,夫妻不再是两个人,乃是一体的了。所以,神配合的,人不可分开。”  (马太福音19章4-6节)

我记得曾经听一位离婚律师这么说,他在吃完午饭准备返回工作岗位时打趣到:“好吧,我打算回去把‘神所配合的给拆开了。’”

但我要指出的是,你如何结婚——为婚姻做准备,而不仅仅是婚礼——是非常重要的。我妻子(因着神的恩典,我们已结婚39年)和我决定,在我们结婚前,我们可以自由使用那个词语——离婚,然而,在我们结婚之后,我们甚至不能拿这词开玩笑。我们恪守这承诺。

圣经教师德哈恩(M. R. Dehaan)说过“世界上离天国最近的地方是基督徒家庭,在这里,丈夫和妻子、父母和孩子一起为主、为彼此生活在爱与和平中。”离地狱最近的地方则是其反面。

本文作者杰利·纽康(Jerry Newcombe) 和甘雅各(James Kennedy)博士一起主持《Truth that Transforms》节目。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