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当何时回应批评?

在自己的脸书网页上发表了这篇专栏文章并一张与陈恩藩(Francis Chan)的合影之后,我就被打上了异端、普世合一派(ecumenical),还有新使徒改革运动(New Apostolic Reformation,缩写为NAR)的标签,而这些都是不实之词。

我当然理解,讲道人和牧师们并不总能给人们提供一个答案——我自己就没时间阅读、评论所有自己社交媒体上的评论——有时会这么做,比如当我们需要给自己的行为提供解释时。这不会改变那些顽固批评我们之人的心思,但也许会为持中立立场的人澄清一些迷惑。

正如我之前所说那样,在圣灵的能力方面,我倾向于持“安全的”保守立场。我持开放态度但很小心。我认为我们预言太多、谦卑太少;自我为中心的敬拜太多、等候神却不够。我们既需要可靠的教义,也需要圣灵的能力。“圣经的教导”可能与“圣灵的带领”不一致——从神学角度而言,这说法就像枪管一样,直白而又空洞。“因为那字句是叫人死,精意是叫人活”(哥林多后书3章6节)。

我想,现在是许多优秀的灵恩派领袖们站出来回答批评以帮助持中间立场者们更好理解自己神学理论的时候了。对问题避而不答并不总是好的。真诚、提出合理问题的人应该得到答复,比如,充满爱地挑战那些说耶稣在世间时并非神的人,挑战那些认为所有人都应该被治愈的人,以及那些解读经文时太过随意的人。

各位,是稳定住我们立场的时候了。如果你曾说过一些模棱两可的东西,那就要解释清你的来自。你是否对以圣经为标尺重估自己的神学主张持开放态度呢?可悲的是,绝大多数灵恩派并不以神学为擅长,他们必须改变这点。当然,还有一些比如约翰·派博(John Piper)、萨姆·斯多恩(Sam Storm)、迈克·布朗(Michael Brown)博士等等这样的人物,但整体来说,在这领域有很大的需求。正如马丁·罗伊德-琼斯(D. Martyn Lloyd-Jones)曾说那样:“我们应当以圣经为标尺来解释自己的经验,而非反过来。”

话虽如此,我也很担心那些吹毛求疵网站、恶意视频以及法利赛人式博客背后的立场。批评者们常常忘记了“若非神的恩典,眼前的这位就是在下。”傲慢不逊并非优良品德的痕迹。许多人谴责他人的方式实在令人难过。看上去他们似乎是乐在其中。他们的负担在哪里呢?为什么在大加鞭挞之前自己不曾痛哭啜泣呢?为什么不以仁慈之心来规整自己的言辞呢?我完全赞成为真理而战,但那应当出于在神前谦卑的一颗破碎之心。可悲的是,这是许多人所缺乏的。

我如何知道他们的傲慢不逊呢?因为他们并没有展示出与那些他们猛烈抨击之人互动的意愿。他们只是享受这个抨击的过程,他们享受自己亲自操刀的过程。小心啊——历史教导我们,傲慢的批评常常会因为道德败坏或其他一些安静的罪而跌倒。

对我们中其余的人而言,这里有几点内容,可以在回应批评的时候思考。在这样的时候才要回答……

1.当他们真正在寻求答案时。我们中绝大多数都没有“等着找你茬。”我们只是寻找答案。是的,耶稣有时会沉默,但其他一些时候,他会讲论、澄清并充满爱地回击。当耶稣被掴脸,他并没有转出另一边。他斥责那人的行为(约翰福音18章22-23节)。

2.当你的影响力能让你必须回答时。如果你正在影响他人,你需要小心了。对我们的审判将更加严格。沉默并非永远的最佳选择。有时沉默只是懦弱或消极被动的烟幕弹。重申一下,要回答所有问题是不可能的,但如果总有一个针对主赋予我们使命的问题反复出现,我们就需要回答。这是我欣赏迈克·比克尔(Mike Bickle)的地方,他是国际祷告之家(International House of Prayer ,缩写为IHOPKC)的杰出领袖,请收听他与我交流的播客节目

3.当福音真理有危险时。这是不需要多想的。当最基本的真理被质疑,我们必须回应。

4.当我们的教会被许多疑云笼罩时。魔鬼喜欢混乱,不想我们去阐明、澄清那些围绕我们信仰和行为的疑云。这是我很高兴萨姆·斯多恩发表论述IHOPKC文章的原因之一。遗憾的是,我上面所写那些人可能不会对萨姆的文章有多大兴趣。出于骄傲、不愿受教只想纷争的心,他们会固执己见。当我们忙着呼召别人悔改时,我们常常忘记反诸己身。

5.当属神的建议鼓励我们这么做。在打算回应批评时,你可以问问其他可靠的信徒,他们会告诉你你所需要听什么、不需要听什么。我们都有一些朋友和家人,他们愿意坚定我们保持沉默的渴望。相反,要问问那些愿意通过公正眼光看问题的人。

我内心支持基督肢体真正的合一,但已经有许多声明要求得到回答。继续保持沉默的话,实际会让那些停留在中间立场的人担心。举例而言,我很赞赏一些杰出领袖们渴望复兴并治愈的心,但他们对于天主教和基督教联合一起的说法需要被爱挑战并澄清,就像他们中一些人的教义立场一样。不仅如此,有一些剪辑显示(似乎是)通过操纵一个人的脚进行的假治疗。

重申,我完全支持真的治愈,但许多旁观者需要澄清事实。领袖们,你们愿意考虑下回应那些批评吗,这样我们就能更好理解你们的来自?现在的做法并不是向我们绝大部分人发出正确的信息。如果是的话,请直接联系我本人

真正谦卑了就会明白,我们都不是完美的。我们需要以铁磨贴,最终让神学之刃更加锋利。我们必须摆脱“别碰神之受膏者”这种超级明星的心态,走出象牙塔,让自己谦卑下来,对建设性的批评持开放心态。“美名胜过大财;恩宠强如金银。”(箴言书22章1节)

谢恩·艾德曼(Shane Idleman)是美国加州兰开斯特“西部基督徒团契”(Westside Christian Fellowship)的创会牧师,有关他的书籍、讲道,请访问shaneidleman.com 。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