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班尼侄子新书披露成功福音如何利用追随者

(图片:www.bennyhinn.org)辛班尼。

2017年9月,广受欢迎的电视布道家辛班尼的侄子科斯蒂(Costi Hinn)分享了他为何逃离家族向不幸信徒兜售成功福音并奢侈生活的方式。

大约六个月后的2018年2月,在著名福音传教士葛培理去世后,科斯蒂有争议的叔叔辛班尼——经常因为他对成功福音的支持而受到批评——做了一个惊人的忏悔,说他有时在错误的成功福音上走得太远。

“我们因传讲成功神学遭受抨击,圣经里确实有成功神学,遗憾的是,有些人走的太过极端。那并不是圣经的真实教导,在这点上,我认为我和其他人一样有罪。有时你比你需要到的地方走得远了些,然后上帝把你带回正常状态,”现年66岁的辛班尼当时有感葛培理的死讯在脸书的直播中告诉一位同事。

今天,科斯蒂在于7月9日发行的书籍God, Greed, and the (Prosperity) Gospel: How Truth Overwhelms a Life Built on Lies(暂译为“上帝,贪婪和(成功)福音:真理如何改变一个生活在谎言中的人”)中,呈现了辛班尼家族利用成功福音剥削数百万人的全面证据。这是一个发人深省的悲剧故事,科斯蒂试图弥补他曾在其中发挥的作用。

这本224页的书行文流畅, 容易阅读,取决于你希望了解辛班尼事工的哪些运行部分。

科斯蒂现在运营自己的事工For The Gospel,书中部分内容中有些说教意味,但他基本上是补充了他在2017年的揭露,并提供更多关于他叔叔以及他自己的背景资料。

这本书追溯了辛班尼童年时期对成功的渴望,以及他想证明他的父亲——并不看好他——是错的。

“然而,我的祖父科斯蒂对他的大儿子班尼并不看好。科斯蒂会对他说,‘我所有的孩子中,陶菲克 [他的真名是Toufik Benedictus Hinn],你不会成功的。’这摧残了班尼幼小的心灵。他会想,是的,我会成功的!直到今天,我的叔叔班尼明确表示他父亲的话伤害了他,激发了他对成功的渴望。这一切家庭悲剧都根源在于一件事:一位父亲希望他的儿子努力工作赚取诚实的工资,一位感到被父亲拒绝的儿子开始证明父亲是错的,”科斯蒂写道。

他详述了辛班尼家族作为中东移民前往北美的旅程以及他们所面临的挣扎,直到辛班尼接受耶稣并透过累积的金钱和名望诱惑他的兄弟,包括科斯蒂的父亲,加入他的业务。

科斯蒂最终在该事工带来的财富中过着优越的生活,直到成为他曾尊敬的叔叔的助理。

“我的工作是在我们旅行中成为我叔叔的一个私人助理,在信心医病大会期间接住倒下的人。当我们出差时,我也和父亲一起担任这个职务,”他指出,他在叔叔的事工工作了两年。

“参与叔叔工作不到两年(不包括受惠的成长环境),我享受的奢侈品比我想象的还要多。我感觉就像和所罗门王一起出去玩。世界上一些很富有的人生活并不奢侈,然而有些富有的人知道如何使奢华成为常态。我们是后者,”他在书中解释了他所享受的生活。

以下是我在近两年期间所经历的旅行安排,酒店和购物和度假:

•湾流IV公务机出行(平均购买成本:3600万美元)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迪拜皇家套房(每晚2.5万美元)

•意大利科莫湖的埃斯特别墅(乔治·克鲁尼拥有湖畔房屋附近)

•梵蒂冈,梵蒂冈城,罗马

•希腊拉格尼西度假酒店(位于爱琴海的别墅)

•兰斯伯勒酒店(伦敦)

•印度孟买文华东方酒店

•巴黎丽思卡尔顿酒店

•加利福尼亚州尼格尔湖丽思卡尔顿酒店

•伦敦哈罗斯百货公司疯狂购物

•在加利福尼亚州比佛利山庄的罗迪欧大道狂购

•摩纳哥曼廷凯洛巴黎大酒店

•摩纳哥蒙特卡洛大赌场赌博

•摩纳哥蒙特卡洛疯狂购物

•以色列之旅

•夏威夷夏威夷茂宜岛的总统套房

•夏威夷科纳私人海滨别墅

•搭乘宾利,劳斯莱斯,奔驰,路虎,玛莎拉蒂。

•范思哲(Versace)、菲拉格慕(Salvatore Ferragamo)、古驰(Gucci)、毕扬(Bijan)的服装

•LV、普拉达(Prada)、百年灵(Breitling)、香奈儿(Chanel)、爱马仕(Hermes)、D&G配饰

“享受生活中美好事物的富人看到这份清单不会感到惊奇。也许即使收入水平适中的人也会说,‘没什么大不了,所以你喜欢好的东西。’两者都是冷漠地看待它 ——直到我们提醒自己,这是由绝望的人们捐赠支付的,他们相信给予成功福音传教士他们的钱也也会让他们过上这种生活,”科斯蒂写道。“更令人心碎的是,这些捐赠者中的一些人只是希望看到比最低工资高出五十美分作为种子奉献的祝福。最努力工作的人是这些勉强过活的穷人,但他们却把一切都给了我们。”

辛班尼不喜欢印度的气味。

这本书还讲到辛班尼在事工中的奇闻轶事,比如在科斯蒂的父亲用“虚伪的”筹款噱头使信徒不情愿地捐赠以获得膏抹祝福后,芬兰赫尔辛基的一群保守派信徒再也没有邀请这位电视传播家再布道。

“在我们用来筹集资金的所有方法中,我从来没有注意到这个方式多么虚伪(没有双关语意)。尽管我喜欢捐赠多,但有些方法有点过头了,即使对我们来说也是如此。我畏缩了。就好像我突然间有了良心,”他说。

在大会之后,他指出:“我们的团队在我们的酒店房间开会,数算捐赠。我们瓜 分财务。为得到膏抹支付的钱。我内心感到有些不对。我们再也没有被邀请回去。”

科斯蒂还回忆2004年一次前往印度孟买之行,那里有超过一百万人第一次参加辛班尼的活动,但他指出他的叔叔这个国家的气味如何使他叔叔厌烦。

“那次出访的旅程、声音和气味至今仍让我记忆犹新。'关上门!关上门!'我的叔叔从我们舒服的机舱内喊道。我以前没有去过印度,所以我不确定他为什么那么大惊小怪。‘我不想闻这种气味,”他向已经开始打开飞机门的空乘人员解释道。海关还没有到来,所以班尼叔叔不想打开门。显然,印度有一种我叔叔不关心的气味,”他写道。

尽管科斯蒂在整本书中多次提到他如何在参与家族事工中逐渐感到不安,但直到他与现在的妻子克丽丝婷的关系受到威胁,他才最终决定离开他的家族并支持更保守的神学。

在书的常见问题部分,科斯蒂尝试回应批评者的担忧,如那些认为他可能只是利用他的姓氏换取财富和名气。

“我叔叔40年来系统性地利用贫困国家获得财富,现在其他家庭成员也跟随他的脚步。让我痛苦地说实话:对于我们大多数家庭成员来说,是辛班尼家族一员可能会非常尴尬,”他指出。

他补充说:“我们中的许多人更愿意成为一个默默无闻,勤劳诚实的人,爱上帝和爱人。”其次,我不出名,也不想变得富有。我只不过是一个被真福音的力量所改变的人。由于我的姓氏,我作为牧师的故事对人们来说变得有趣并且带来了一定的影响力,但我只是基督的又一位使者,将他的信息传递给我能够影响的人。无论我的影响范围是两个人还是两百万人,我仍然会行圣经人物所行的事并见证上帝的作为。”

辛班尼承认随着年龄增长和更多理解圣经,他现在意识到他成长过程中从讲道人那里学到的一些东西以及成功福音的流行解释 ——教导信徒有权享有健康和财富的祝福,并且他们可以通过正面的信仰宣告以及做好十一奉献和“播种”而获得这些祝福 ——并不符合圣经。

“你越理解圣经,你越变得以圣经为根基,因为所受的影响,你的观点和想法也变得更加平衡。我年轻时,我受传教士教导的影响。但是随着我年长,我在想不对,你知道这完全不符合圣经,并且不符合现实,”辛班尼说。

然后,他详细阐述了他认为“没有缺乏”应如何解释。 “以利亚先知有车吗?没有。甚至自行车也没有。他没有缺乏……耶稣开车或住豪宅吗?没有,他没有缺乏。使徒怎么样?他们中间没有一个缺乏的。”辛班尼说道,“今天,这个观念是关于变得富有,要住奢华的房子、开豪车,存款丰厚。这样的焦点是错的……这非常不对。”

他说尽管过去有人批评他生活奢侈,拥有私人飞机,但这不是他目前的生活方式。

“我的意思是请原谅我。人们批评我一些不实的事。有一个人写的评论‘哦,他值4千万。’哦,我多么希望。我把这一切都献给他的国,”他说。

“'他有私人飞机',”他继续模仿批评者。 “不,我没有。在上帝所赐的岁月里,我没有私人飞机。我像其他人一样坐商业飞机......”

“不幸地是我们认为这是上帝想要的,上帝说'不,那不是我想要的。’该是时候按照圣经生活了。你知道总归到一件事就是,我们爱耶稣吗?是还是不是。如果我们爱耶稣,一切都是关于耶稣。如果我们不爱耶稣,那么就是关心别的事,”他说。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