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事评价遇害传教士约翰·赵“聆听神的声音”,称他不愿寻找自己的遗体

(图片:Instagram/约翰·赵)

约翰·艾伦·赵(John Allen Chau)本月因试图向印度洋一座与世隔绝岛屿上的原始部落传教而被射杀。他所属事工的一位成员称他“严肃认真对待神的声音”。

宣教培训机构“万民”(All Nations)的领袖团队成员帕姆·阿伦德(Pam Arlund)告诉基督邮报,赵“聆听神的声音”,“从17岁起就跟随神的呼召”。

她称赞这位26岁的奥尔罗伯茨大学毕业生,为人谦逊,是“我有幸共事,最上进的人。他每三天读一本书,这些书主要是关于宣教,他也阅读我推荐的书”。

他“很长时间以来”对了解森蒂纳尔人(Sentinelese)有特别的负担,并且为最终能接触他们做准备。

阿伦德解释说,“为做准备,他多次参加短宣。我知道他去过南非,还有更艰苦的地方,比如库尔德斯坦地区(Kurdistan)和伊拉克。”

她指出赵为分享福音筹备和操练,“他准备得非常充分。”

“万民”的国际执行主任何玛丽告诉《堪萨斯城市之星》,赵在“情感、文化、身体、理智方面都做好了充分准备”。

她解释说:“他接受的培训包括行事谨慎、采取预防措施、了解当地的文化和语言、借鉴他人可能有效的经验。”

据何说,赵早在来到“万民”前,就决心把福音传给森蒂纳尔人。何承认,他们在赵之前从未培训过派往北森蒂纳尔这样地方的传教士,那里的当地人对外界充满敌意,不让任何一个外来者靠近。

赵原想与那里的部落人民生活多年,但在11月15日他第一次尝试接触时,对方向他射箭,其中一箭射中了他的《圣经》。

他在日记中写道,他很“害怕”,并呼求神,“神啊,我不想死。谁能来代替我的工作呢?”

但在渔民的帮助下,他第二天再次靠近小岛。接下来的一天,渔民看见部落的人拖着赵的尸体埋葬了。他据信已经中箭身亡。

阿伦德指出,自10月16日以来,“万民”就与赵失去联系,他如何到北桑提内尔岛的具体细节“我们不得而知”。

她还指出,赵认为他当时接近森蒂纳尔人是合法的。

她指出,为促进旅游业发展,印度政府今年取消了某些旅游限制,印度媒体包括《印度时报》报道了取消对外国人访问安达曼29个岛屿(包括北桑提内尔岛)的禁区通行证(RAP)要求。

但当地媒体也指出,访问森林保护区、野生动物保护区和部落保护区仍然需要得到政府的批准。

赵去世后,印度内政部的一位消息人士试图解释,取消RAP规定只是为“促进旅游和旅行的便利”,但这并不意味着人们可以到访北桑提内尔岛的任何地方。

“想参观这个岛,还需三个其他要求。您首先需要通知当地外国人区域登记处,还要得到部落事务部以及环境、森林和气候变化部的批准。他(约翰·赵)没有办理这些手续,”匿名的议会议员告诉《新闻一分钟》(News Minute)。

阿伦德承认,关于官方法律,“我们不知道他(赵)了解什么,也不知道他不知道什么。”

许多人批评赵贸然行动。

南方卫理公会大学历史学教授凯特·卡特(Kate Carte)透过早期美国历史背景看待赵的努力,视其为“美国权利”的代表。

根据KUOW.org,卡特称“作为一个由美国人资助的美国人,他在许多方式上都向当地人表现出来他想要传教。在我看来这是一种暴力行为。他们不想他到那里,但他还是来了。我们应该仔细考虑我们的行为在世界如何被看待。我只能说我不支持他的行为。”

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圣公会差会(Church Missionary Society)负责人魏汉宽告诉福音联盟(Gospel Coalition),他毫不犹豫称赵为“殉道者”——“如果殉道者是在坦率忠心为基督而活的过程中被杀害的人。”

但他补充说,“我不崇拜殉道者或认为他们做的一切都是对的。一切的死亡都是巨大的悲伤,违反上帝对生命的计划。如果我们将自己或我们的传教士置于危险境地,我们必须经过许多的祷告和认真考虑。”

"我祈祷约翰·艾伦·周能激发人们更多的祷告、反思和行动,使这些未得之民有机会认识耶稣基督。"

据报道,印度官员决定暂停搜寻赵的遗体,以免打扰到森蒂纳尔人。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告诉BBC新闻,“最初几天,我们几次试图在部落成员拖拽遗体的地方找回遗体,但我们只知道遗体被带往的大致方向,我们仍然不知道具体在哪里。”

暂停搜寻遗体的决定也是采纳诸如生存国际(Survival International)等人权组织的建议,该组织警告称,搜寻遗体的行动“极其危险”。

该机构的总监斯蒂芬·科里说:“在过去类似事件中,搜寻努力都以森蒂纳尔人试图用武力保卫他们的岛屿告终,”

阿伦德说,虽然“万民”还未与印度政府接触,但赵本人并不希望寻找自己的遗体。

她分享说,“我可以肯定告诉你们,如果出了什么事,约翰不希望找回自己的遗体。”

另一个争论的问题是,如果找到遗体的话,杀害赵的部落群体应该承担什么后果。

国际基督徒关怀(International Christian Concern)表示,“约翰·赵充分意识到自己到访的风险,甚至在被箭险些射中逃脱后,他仍选择回到了岛上。”

“我们不希望看到杀害他的人被起诉,尽管印度警方在早些时候向印度媒体发表的声明中如此呼吁。”

阿伦德也表示,“万国“恳请不要对北桑提内尔岛或该地区的任何其他印度人”提出任何指控。

“我们也认识到这是一场悲剧,我们也深感悲痛,但我们还是选择宽恕,”她继续说。

赵的家人在Instagram的帖子中也表达了宽恕,称他是“亲爱的儿子、兄弟、叔叔”,是一位“爱神”和“帮助有需要的人”的基督教传教士。

“我们宽恕那些可能对他死亡负责的人,”他的家人表示。

在许多人反思这场悲剧时,阿伦德说,“万民”希望人们“追求与神建立亲密关系并渴慕他的声音”。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