祷告的时间总是有的

对大规模枪击,基督徒应该怎么做出反应呢?对恐怖袭击呢?核威胁呢?性骚扰呢?种族主义和种族冲突呢?政治动荡呢?枪支暴力呢?

这些是过去几年间人们持续问我的问题。我必须承认我自己也问过自己很多次同样的问题。

我们如今经历的时刻不像我们很多人以前所见过的美国生活。几乎每周某些新的冲突会爆发,一些暴力的邪恶行径破坏了我们的日常事务或者一些国际事务让我们的脑子里充满了这样的画面:即将到来的战争和灾难性的毁灭。实际上,平静的几周 ——生活似乎不再飞速失控—— 已经成了怪事。

我们无处可逃这样的动荡时节,并且不得不对发生在我们周围的一切做出反应。一些基督徒选择了积极的道路。引用雅各书2章26节,“信心没有行为是死的,”他们号召教会们拿起武器,参与到公众辩论并且为自己改变一切。其他人,看到周围的邪恶和痛苦,默默地在自己的生活、家庭和社区做出改变。

如果你在想是否有错的或对的方法,让我告诉你所罗门的智慧:“凡事都有定期,天下万务都有定时。静默有时,言语有时。”(传道书3章1节,7节)

但是你要知道圣经从未给什么设定过时限吗?祷告。

在指望中要喜乐,在患难中要忍耐,祷告要恒切。(罗马书12章12节)

要常常喜乐,不住地祷告,凡事谢恩,因为这是神在基督耶稣里向你们所定的旨意。(帖撒罗尼迦前书5章16-18节)

你们要恒切祷告,在此警醒感恩。(歌罗西书4章2节)

总有时间祷告。

但是我们的文化似乎不这么认为。

如今,我们的文化把祷告误认为是无用的,而且尤其是在悲剧发生后,就指责转向祷告的基督徒是在逃避现实或忽视责任。但是我们转向祷告是因为如果我们想找到一个离开痛苦而继续前行的道路,那么祷告是我们永远必须开始的地方。我们转向神是因为我们需要神帮助我们弄明白我们所处的混乱并且在医治上引导我们。

是的,我们必须直面我们在面对的问题,寻求问题的解决办法,并且支持致力于和睦的所有人,但是我们必须承认,除了神,我们的所有努力都是不足的。没有神的介入,没有哪个人类的计划会得以完成。没有哪些人类的语言会像神温柔的话语那样安慰受伤的心灵。

如果在悲剧发生后或动乱期间祷告有问题的话,不是因为祷告变成了简单的答案,很可能是因为我们把祷告当成了最后的选择。祷告应该是我们的第一反应,而不是我们的最后选择。祷告不是不作为,而是我们最大的作为。

想象一下如果美国的每个基督徒和每个教会致力于每天为我们的国家、社区、家庭、学校和领袖祷告,那么将会发生什么。我相信美国会成为一个不一样的地方。

但是请知道,为我们自己祷告也很重要,因为这始于我们对神的反应。你看,历代志下7章14节是对神的子民个人和集体的呼召:“这称为我名下的子民,若是自卑、祷告,寻求我的面,转离他们的恶行,我必从天上垂听,赦免他们的罪,医治他们的地。”

祷告始于你和你对神的个人回应。祷告移动到教会和教会对神的回应。然后,当这些事情发生时,祷告会改变一个国家。

原文最初发表于 My Faith Votes 

(翻译:Christine)

罗尼·弗洛伊德博士(Dr. Ronnie Floyd)是阿肯色州罗杰斯十字架教会牧师,也是美南浸信会前任主席。

最新资讯